首页 优博在线注册 妃嫔宫斗 重生之侯门贵女

第二十章:挑选礼物。

3169 2015-09-10 17:16:09

    怕什么来什么,这边还没能脱离成功,那边苏青瑶不客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喂!你在这里做什么,离我的花远一点!”

    若说苏青瑶最大的爱好,就是摆花弄草了。侯府花园里有一片苏青瑶的自留地,从来不让任何人插手,都是苏青瑶自己亲自开垦出来的。

    苏青瑶待这这些花宝贝的跟什么似得,之前有个新来的花匠,初来乍到并不了解这些,看见苏青瑶的那片小花园,顺手除了除草,不小心弄掉了几片叶子,被苏青瑶抓起来打了板子,赶出了侯府。

    只是几片叶子就这样了,要是让苏青瑶发现自己的花被苏青婵折了一朵,不得找苏青婵拼命?

    叫你手贱,悲剧了吧?苏青婵心中暗道,看着满脸怀疑往这边而来的苏青瑶,长叹了口气。这事总归是她不对,还是主动跟苏青瑶道个歉吧。

    “五妹妹,我……”

    苏青婵话刚开了个头,苏青瑶就眼尖的看到了颗被折了的兰花,愤怒的尖声叫道:“苏青婵,你居然敢折我的花!!!”

    “我不是故意的。”苏青婵连忙解释,“这件事是我的不对,对不起。”

    “花都折了,说一句对不起有什么用,我看你就是故意的,怎么,景哥哥最近不去找你了,你就特地来报复我,故意弄坏他送我的花是不是!”

    原来这兰花是景哲送的,只是,她哪里因为景哲故意破坏了?苏青婵皱眉:“有一码说一码,我不小心弄坏了你的花是我的不对,你想要我怎么赔你说就是,何必又扯到别人的事情。”

    “赔?你赔的起吗!要以为父亲最近看中你一点,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这是景哥哥在边关特地给我寻来的珍贵品种,就算吧你卖了都赔不起!”

    苏青婵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我说对不起你不稀罕,我要赔你又不要,那你要我怎么办?我是诚心想要补偿你的。”

    “以后你不许再出现在景哥哥面前,不许再和他说一句话,不许再看他,就连提都不许再提!”苏青钰连珠炮似得说了一大串。

    苏青婵好笑的看着她,还当以为什么事,说白了,不过是小孩子家家的争风吃醋罢了,不由自主的打量了苏青瑶一番,苏青瑶今年不过才十二岁,居然就已经懂了男女之情。这个时空的小孩子啊,真是早熟的可以。

    “你看我做什么呢,你不想答应是不是!”苏青瑶继续发难。

    苏青婵道:“好吧,我答应你。”

    苏青瑶呆愣愣的看着苏青婵,原本她肚子里准备了一大堆话,就打算苏青婵一表现出为难的神色就给她好看,没想到苏青婵居然答应的如此痛快,一点不情愿的样子都没有,准备的话全都用不着了。

    “你、你答应的这么痛快,不是有诈吧!”苏青瑶总觉得苏青婵是假好心。

    苏青婵摊了摊手:“你不要道歉不要赔偿,现在就连我答应你的事都不信,那你叫我怎么办。”

    苏青瑶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话来,甚至有些不痛快,苏青婵要是不答应还好说,她还能再为难为难她,现在这么痛快的解决了问题,反倒没有什么理由再折腾苏青婵了。

    不过,总算能让苏青婵离景哥哥远一点了,这点比什么都重要。

    景哲出了宫门,翻身上马,正要甩鞭离去,缰绳却被一个人从身后抓住了。

    “景将军这么急着要走,是要去哪里?”

    闻言,景哲转过头来,拦住他的人一身青色常服,面带温和的笑意,一看就面善,仿佛对谁都不会生气似得。

    景哲笑眯眯的跳下马,规规矩矩的朝这人行礼:“聿王。”

    聿王陆少卿连忙将他扶起,道:“你我之间这般客气给谁看,这是拿我当外人了。”

    本来就是外人,景哲心下腹诽,面上却依旧笑的满面春风:“不知聿王有何事?”

    “两年不见,想与你叙叙旧,不如,去醉霄楼坐坐可好。”陆少卿提议道。

    这些日子忙于朝中之事,景哲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醉霄楼的美酒闻名天下,菜肴更是绝代佳品。若是以往,景哲一定会欣然前往,然而现在嘛……还是和聿王保持点距离比较好。

    “哎呀不巧了,在下还有些公事要忙……”

    “昨日路过军机处,与您的上峰张将军提起过你,说是景将军此番回京述职,该忙完的都已经忙完了。”

    姓张的还真是多嘴。景哲心中暗骂一句,干笑道:“实不相瞒,其实在下要去趟银楼,有些私事要办。”

    陆少卿还是不放过他:“哦?景将军既然有些私事,那我就不强求了。”

    景哲刚松了口气,便又听陆少卿说道:“正好我也要去银楼取一件定好的东西,跟景将军一道同去好了。”

    景哲嘴角一抽,陆少卿却是笑的温和,两人面面相视了半响,景哲这才挑了挑眉,道:“与聿王同行是在下的福气。”

    两人翻身上马,去银楼的路上,陆少卿有说有笑,为景哲说起这些年京城的一些动向,景哲也笑眯眯的听着,如果有可能,恨不得一鞭子下去,把陆少卿甩得远远的。

    最近朝中局势不稳,聿王想要拉拢景家为其所用,对他们景家放出的暗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景家向来中立,从来不参与这些,再三躲避,可聿王的人却一再渗透景家的势力,家族中已有人动摇了。

    真是甩不掉的牛皮糖!

    景哲啧了一声,陆少卿的声音将他从思绪中拉回现实:“景将军,我们到了。”

    这里是京城最大的银楼,百年的老字号——宝庆斋。勒紧缰绳下马,景哲冲陆少卿做了一个有请的姿势,陆少卿回礼,一点都没有王爷的架势,更像是相识许久的兄台,互相谦和推让。

    景哲说自己有私事,除了拒绝陆少卿外,倒是没说谎。忙了好些日子,现在终于松闲下来了,许久没见苏青婵,总不能就这么空手而去。一声不吭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总是无礼了些。

    想到苏青婵,景哲一直不太高兴的脸色缓和了些,嘴角也微微翘起。给苏青婵送些女孩子都喜欢的金银首饰,总是会开心的吧。

    注意到景哲的神色,陆少卿若有所思,笑道:“听宝庆斋的徐老板说,最近新出了许多新样式的头面首饰,景将军风流在外,不知是哪位女子有这般福分。”

    “不过是送给姑母和一干妹妹们罢了。”景哲道。

    “听闻景将军住在顺平侯府,看来真是不假,想必与顺平侯府感情深厚。”

    景哲脑中警铃大响,轻笑,道:“景家与萧家的关系虽然亲密,可到底是顺平侯府,不是萧府,这些日子总是给顺平侯府添了麻烦的,送些礼物聊表心意是应该的。”

    陆少卿哈哈一笑,道:“景将军未免也太生疏了些。”

    有贵客,宝庆斋的徐老板亲自胡来招待,叫人泡了上好的碧螺春,又拿出了新到的样式,殷勤道:“这是本店最新的样式,全都是最好的东西,都在这了。”

    景哲随手挑了一些,又细细筛选最后一样,他面带挑剔的一一扫过,撇嘴:“就这些?都是庸脂俗粉,看来宝庆斋的大名也不过如此。”

    “这……呵呵。”徐老板面色尴尬,干笑不已。

    景哲的评价在旁人来看简直是吹毛求疵。这些款式各个做工精致雍容华贵,哪里庸脂俗粉了?若是宝庆斋的东西都不能满足的了景哲,那这全天下恐怕就没有什么东西能让景哲满意的了。

    明明之前看都没看一眼随手挑了一堆,现在却又挑剔起来,陆少卿笑道:“景将军未免也太挑剔了,看来这所赠之人,在景将军心中的位置不浅。”

    景哲挑眉不语,这些东西在景哲看来,没有一个趁得上苏青婵的。

    见他不答,陆少卿也没有生气,而是打开了手中的一个紫檀盒。

    盒子打开的瞬间,景哲眼前一亮。起身在宝庆斋看了一圈,接着眼前一亮,拿起了一支木簪。

    盒中是一个木制的发簪,这只木簪不是普通的木料,是上好的乌木所制,通体发黑,雕成了一枝绽放的海棠的枝桠的模样,每一朵海棠的花瓣都是镂空的,镂空的位置上镶嵌淡粉色的碧玺,碧玺被打磨的很薄,甚至能看到另一面的景色,可谓是巧夺天工。

    景哲不由大为惊叹:“徐老板有此等好物,居然藏着不拿出来。”

    “这……”徐老板瞄了眼陆少卿,冲景哲陪笑道,“这是聿王定下的,因是聿王绘图所制,只有此一件。”

    景哲有些意外的看来陆少卿一眼,道:“想不到聿王还有如此才能。”

    “随便画着玩罢了,没想到真能做出来,说起来也是宝庆斋的功劳。”陆少卿微微一笑,将盒子盖上了。

    景哲心里痒痒的,要是没瞧见也就算了,可既然瞧见了最好的,在让他退而求其次,心理就更加纠结了。

    想了想,终究是没忍住:“聿王一时兴起做的这个小玩意儿,可是要送给什么人?”

    “这到没有,不过留着总有用得到的地方。”

    景哲男的脸皮厚了一次:“哈哈哈,它很快就有用得到的地方了。”

    陆少卿静静地看着景哲,像是看穿了他想说的一切,就等着他接下来把话说下去。

    既然被看透了,景哲也不再装模作样:“干脆就送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