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优博在线注册 妃嫔宫斗 重生之侯门贵女

第十九章:刷好感度。

3197 2015-09-09 17:42:06

    穿着淡粉色粗布衣裳的丫鬟占了一排,苏青婵抿了口茶,抬眼,锐利的目光看向下面的人,令人不寒而栗。

    “今天以后,你们就要在安平院做事了。安平院赏罚分明,做好了有赏,做的不好自然会罚。当然,我不是那种不好相处的人,只要你们按规矩做事,我是不会随意处罚你们的。只是有一点,进了我的安平院,你们就是我安平院的人,凡是就要以安平院的利益为准,否则……”苏青婵顿了顿,冷冷一笑,“之前被赶出府的段妈妈想必你们也听说过了,不想跟她一样,就收起你们那些歪心思。”

    下面的人纷纷谨慎道:“是。”

    苏青婵满意的点点头,这些人都是她亲自挑选的,但却不能掉以轻心。谁真的能用,谁不能用,还是要慢慢看的。

    “等下珠云珠翠会给你们安排自己的工作,生下的她们会跟你们说,下去吧。”苏青婵放下茶杯,挥退了下人,又叫住了珠翠,“你和珠云贴身伺候我,不要让其他人随意进入我的房间。”

    “诶,小姐放心吧。”

    “还有,侯爷是不是还在书房?”

    “侯爷今天去了书房,就一直没出来过呢。”

    苏青婵点点头,道:“我去一趟书房,一会儿就回来。”

    “小姐,奴婢跟着您一起去吧。”珠翠还是有些担心。

    “不打紧,你们好好给他们立规矩,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苏青婵带了平常练字的字帖,又从绣篓里拿了一样东西,敲响了三思居的门。苏正林没想到苏青婵会来,讶然道:“你怎么来了。”

    苏青婵柔柔笑道:“父亲看到女儿来很惊讶吗?”

    何止是惊讶,简直是不可思议。

    苏青婵本就没想要苏正林的答案,也不等他说,便将字帖拿了出来,放在苏正林面前,虚心请教:“这是女儿这些天练字的成果,特地来找父亲请教。”

    苏正林被苏青婵拿来的字帖转移了注意力,他拿起字帖,眼前一亮,苏青婵的字行云流水,落笔如云烟,笔锋中隐隐带着苍劲之力,既有女子委婉秀丽之意,又多了几分大气磅礴,苏正林啧啧称奇:“甚好甚好,自上一次见你的字的时候,还写得不成样子,没想到进步如此之大……”

    苏正林话说了一半,讪讪的闭嘴了。

    上一次见苏青婵的字,还是苏青婵刚到启蒙的年纪的时候。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只是偶尔听到几句有关苏青婵功课不佳的话,从来没有真正关心过。这么多年,一个人的字体变化之大当然是他所不能预见的。

    苏青婵没有在这点深究,只是装作没看出来苏正林尴尬的样子,松了口气笑道:“父亲不责备女儿才疏学浅就好。”

    苏正林回过神来,细细打量着苏青婵,他们之间的父女之情相当淡薄,前几日他还在安平院受过苏青婵的冷脸,今日,苏青婵怎么突然变了副模样。

    苏正林问:“你就只是给我看字的?”

    苏青婵脸一红,从袖子里拿出一副鞋垫,略带扭捏的送到苏正林面前,道:“这是女儿亲手做的,向父亲赔罪、”

    “前几日,是女儿的不对,伤了父亲的心,心中一直愧疚着,想跟父亲道歉,却又不敢。今日在宁静斋,父亲又那般照顾我,更是让女儿羞愧。”苏青婵抬眼看了眼他,“还请父亲原谅女儿的不孝。”

    苏青婵的一番话,让苏正林大为触动。

    苏正林与苏青婵的父女情,可谓是相当淡薄,比普通的陌生人强不到哪里去。他为了考虑萧氏的心情,故意忽视这个女儿。苏青婵也因性格内向胆小,见了他就躲着走。事实上,这几天算是他与苏青婵相处最多的时候了。

    苏青婵是冲撞了他,可细细讨论起来,却劝是因为他这些年的不称职而来。而今天,他不过是为苏青婵做了次主,就能让苏青婵这般高兴开怀,让他既欣慰,又心酸。

    父女二人又说了好些的话,苏青婵将苏正林哄得开怀,苏正林见天色不早,这才让苏青婵回了安平院。苏正林从这时起才发现,原来这个被他忽视许久的女儿,竟然是这么的聪慧过人,像极了她的娘亲柳月灵。

    一想到柳月灵,苏正林心中闪过一丝愧疚。他是一直觉得自己对不起萧氏,可他又何尝对得起柳月灵?想到这么多年,他对萧氏的百依百顺和萧氏丝毫不肯退让的态度,回想起那些年柳月灵的好,和苏青婵的知恩图报。苏正林的心,头一次动摇了。

    这之后,就像是为了弥补这些年来亏欠的父爱,苏正林不仅经常叫苏青婵去书房指导她的功课,更是从库房中翻出了许多精贵的物件送到了安平院。这一切,都没有经过萧氏之手,甚至连说都不曾对她说过。

    萧氏气的砸了茶杯:“小贱人跟她娘一样,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将侯爷哄得高高兴兴的,竟然连我的脸面都不给了,再这样下去还得了,这侯府还有没有人把我当回事!”

    “娘莫要气坏了身子。”苏青罗替萧氏顺了顺胸口,安慰道。

    “我怎么能不气,以前有什么冲撞摩擦,都是你父亲主动向我低头的,可现在,他已经好几日没有进过宁静斋了。”萧氏咬牙切齿,“肯定都是那个贱丫头在你父亲面前说了什么!”

    否则,向来对她百依百顺的苏正林,怎么可能会这么久不理会她?而这一次的冲突,也是因苏青婵引起的,萧氏简直要气坏了。

    萧氏什么脾气,苏青罗最清楚不过了,苏青婵肯定有错,可如果母亲的脾气能软化一点,不总是仗着父亲之前的不是发作,在众人面前不给父亲脸面,事情又怎会闹到这个地步?

    萧氏是她的娘亲,这种话她也不能直说,只好好声安慰道:“您跟父亲是结发夫妻,这么多年伉俪情深,父亲怎会一直生您的气?况且,我看父亲也不是真向着她,您别忘了,还有聿王府的婚事呢。为了侯府的脸面,对她怎么也不能太差了。”

    萧氏更是悲愤:“可我不想让苏青婵如愿!聿王府的婚事就算是丢了,她也休想得到!”

    我看难了。苏青罗心想,眼前这个情景,明显是父亲认定要将苏青婵嫁去了。

    萧氏颓然了片刻,强行打起了精神,吩咐郑妈妈:“我还有个法子。”

    萧氏之前认定了,凭借苏青婵的本事,是入不了聿王府的眼的,苏正林想要不得罪聿王府,联姻之事更是要慎重。可既然现在,苏正林都已经刻意栽培苏青婵了,那她也不得不正面对应了。

    苏青婵最近钱包鼓鼓的,日子过的相当滋润。将苏正林给的一荷包金锞子收好,苏青婵眯起了眼,早知道跟苏正林刷好感度能有这么毒好处,她早就用这招了!

    苏青婵听见珠翠慌慌张张的叫道:“小姐不好啦不好啦!”

    “莫慌,慢慢说。”苏青婵施施然的问,一点都不紧张。

    “夫人又带着四小姐出门了。”珠翠一脸委屈,“凭什么每次都不带小姐出去,都是侯府的小姐,夫人也太偏心了些。”

    “我当什么事,就为这个就把你急成这个模样?”苏青婵好笑的点点珠翠的头,笑道,“他们爱出去就出去,不带我就不带我,反正我也不想去。”

    “可是,小姐不是最在乎这个的吗?”珠翠有些搞不明白了,明明之前还因为没能去端王府气成那副样子的小姐,怎么突然就不在乎了呢?

    “时间可以改变一切,有些事情或许当时很在意,久了,就是过眼云烟。”苏青婵轻道。

    “哦……”珠翠虽然听不太懂,但既然自家小姐都不在乎了,她也不好再表现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苏青婵起身伸了个懒腰,外面阳光正好,虽然没人带她出府,但她在花园里走走也是不错的。

    带着珠翠在侯府四处闲逛,不知不觉间,走到了荷苑的方向。在离荷苑不远处停下,苏青婵朝着荷苑的方向看了看,道,“我们换个地方。”

    珠翠最是不解:“小姐,为什么你每次都不去荷苑啊?”

    荷苑是苏青婵第一次见到陆少卿的地方,她本能的不想靠近这里,哪怕现在就算她每天去荷苑逛一圈,也不会见到陆少卿。

    苏青婵嘴角轻扬,转移话题道:“夫人最近倒是在外面走动的勤快,你可知道些什么吗?”

    “我还以为小姐一点都没兴趣了呢。”珠翠倒是学会了打趣,在苏青婵瞪过来后,嘿嘿一笑,神秘道,“听说,夫人最近带着四小姐,去的都是一个地方,小姐猜猜看,是哪里?”

    “你猜我猜不猜?”苏青婵捏着她的肉脸蛋,眼前笑成了一条线。

    珠翠撇撇嘴,将自己从苏青婵的度抓瞎解救了出来:“好嘛好嘛,我老实说就是了。听马房的刘叔说,夫人带着四小姐去聿王府了。”

    苏青婵正抚过一朵盛开的兰花,听到珠翠的话,手一抖,将花掐了下来。

    “小姐,这花可是五小姐亲手种下的!”珠翠吓得高声道,回过神来立刻挡住了苏青婵,看四周无人,立刻就要拽着苏青婵跑,“没人看见我们,小姐我们快走吧!”

    苏青婵自知失态,将掐下的花插在泥土了,拍了拍手:“他们去聿王府做什么?”

    “小姐,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我们还是先回去吧。”珠翠执意要带苏青婵离开案发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