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优博在线注册 妃嫔宫斗 重生之侯门贵女

第十七章:邻牙利齿。

3176 2015-09-07 23:00:46

    苏青婵看着苏正林,坦然道:“景哲。”

    “你还有没有一点礼义廉耻!”苏正林板着脸,一开口就是一顿教训,“我侯府的脸都要被你丢尽了!”

    苏正林打定了注意要让苏青婵嫁入聿王府,眼下这个节骨眼上,是最不能出问题的。要是让聿王府的人知道了,这事可就办不成了。

    苏青婵对这个便宜老爹向来没有什么好感,他不闻不问也就算了,她也当他不存在。身为人父,苏正林做父亲的责任从来没有履行过,做父亲的权利倒是用得很顺手。

    苏青婵眸中闪过一丝嘲弄,冷冷道:“礼义廉耻也是要人教的,没爹没娘的孩子能吃口饱饭就不错了。”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苏正林怒气横生。

    “我倒是想有,可有些人不愿认我这个女儿,我何必又要厚颜无耻的贴上去。”

    身为顺平侯,从来还没有人敢如此顶撞他,更何况是他的儿女。苏正林气的抬手想要去打苏青婵,苏青婵巍峨不动,冷漠嘲弄的眼神让苏正林心中一惊,脱口而出:“月灵……”

    柳月灵,苏青婵知道这是柳姨娘的名字。苏青婵侧目,苏正林是想到了故去的柳姨娘吗?

    苏正林心中五味陈杂,苏青婵竟然已经长得这么大了,也越来越像她娘了。心中的怒意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愧疚。苏青婵的那番话看似无礼,更多的是对自己这个不称职的父亲的怨念。

    他何尝不是认识到这些,所以才想让苏青婵嫁入聿王府,以此来补偿这个女儿?

    苏正林不由软了口气,好声劝道:“爹知道这些年对你的关心少,可爹现在在尽力补救。你听爹的话,不要和景家的少爷走的太近,爹会为你安排好一切的。”

    除此之外,并无其他可言。苏正林刚来了没一会儿,满怀着心事,唉声叹气的又走了。

    苏青婵一头浆糊,苏正林来着,到底是为什么来了?苏正林又要为她安排什么?

    苏青婵心中一动,问:“珠云,之前叫你们留心五小姐那边,可有什么消息了?”

    “五小姐最近被夫人关了禁闭,不好去打探了。”珠云道,“不过,四小姐倒是总往宁静斋跑。”

    苏青婵轻笑,道:“四妹妹倒是孝敬。”

    苏青瑶虽被关了禁闭,却并没有太难过。消失到底是疼她的,除了不许她再去找景哲外,少到处乱跑外,和平常也没太大区别。

    苏青罗从府外回来,为苏青钰带了她最矮吃的徐记玫瑰糕。苏青瑶却不领情,将糕点往外一推,气冲冲道:“我才不吃!”

    “这可是你最爱吃的,我还特意饶了远路给你带回来的,真的一口都不吃?”

    苏青罗最近可谓是春风得意,常来往端王府不说,还跟着大哥苏鸿启,多次与端王世子陆远堂游山赏水,好不快意。跟苏青钰现在的境遇对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苏青钰心里越想越委屈,怒气冲冲将玫瑰糕仍在地上,踩了上去:“用不着你假好心,你不就是想显摆你能吗,我才不稀罕!”

    好心当成驴肝肺,苏青罗也来了脾气:“我是你亲姐姐,哪里跟你显摆了,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母亲宠着你,我可不惯着你!给我捡起来,道歉!”

    “我没做错什么,干嘛要跟你道歉!”

    “你!你再在我面前没大没小,我可要告诉母亲去了!”

    “告就告,反正母亲关了我禁闭,你再去告,让她关我一辈子啊!”苏青钰眼泪巴巴的往下掉:“景哥哥宁愿每天去找那个贱人都不跟我一起玩,娘也总说我不如你,你们一个两个都不喜欢我,现在还禁了我足,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干脆死了算了!”

    苏青瑶胡搅蛮缠,苏青罗气着气着就没了脾气。苏青瑶是自小宠着长大的,这次着实受了不小的委屈。苏青罗叹了口气,硬拉着苏青瑶坐下。

    “你这说的什么话,再过两年也是大姑娘了,小孩子脾气该收收了。”

    “你也说还得过两年才是大姑娘,我现在的脾气是应该的。”

    一句话让苏青罗好不容易压住的火气又冒了上来:“你不过是气景哥哥与苏青婵走的近了,苏青婵不知廉耻,你也跟她一样吗?你是什么身份,她又是什么身份,景哥哥跟侯府走得近也是因为母亲,难道母亲真会让她嫁去景家不成。母亲这么宠着你,你想要的什么时候没给过你!”

    “可是,可是,万一景哥哥喜欢上她怎么办!”

    “喜欢?就凭苏青婵一个没教养没规矩的庶女?婚姻大事向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要母亲不同意,又有什么用?”苏青罗嘲弄一笑,“况且男人嘛,不过是图个新鲜罢了。你还小,这些以后就明白了。”

    苏青瑶觉得有理,也不再抽抽噎噎了。余光瞄了眼被她糟践了一地的玫瑰糕,苏青瑶不好意思的摇摇苏青罗的手臂,道:“好姐姐,方才是妹妹的不对,姐姐可千万不要同我生气。”

    苏青罗心中腹诽,不生你气才怪,若不是我们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就你这脾气,谁喜欢跟你一起。

    心中想着,苏青罗脸上浮现一抹温柔的笑意:“这是自然的。”

    次日,珠翠来禀报:“小姐,今天官牙带了好多人来,夫人挑了不少人手呢。夫人不少说给咱们安平院留几个吗,咱们要不要去看看?”

    苏青婵问:“夫人可有派人来信?”

    珠翠摇头:“没有,是奴婢自己看见的。”

    苏青婵笑笑,道:“既然夫人没派人来,那就不去。”

    “可是,夫人明明说好了……”

    “夫人只是说府里新进了人,我们可以过去挑,可没说是什么时候。人才刚来,咱们就急不可耐的去要人,像什么话。”苏青婵放下手中的书,“先等等吧,过两天要是没信,我们再过去也不晚。”

    这一等,就是七天。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苏青婵带着珠云珠翠收拾收拾,去往宁静斋了。

    此时,苏青钰和田姨娘也在场。田姨娘凭借自己三寸不烂之舌,将萧氏哄得团团转,一群人正开心着,苏青婵的出现让火热的气氛瞬间冷场了。

    “哎呦喂,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三小姐。”田姨娘拖拉着尖锐的长音,阴阳怪气道,“要奴婢说,三小姐也太独了些,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子欲养而亲不待,三小姐宁愿每日跟景家少爷腻在一起,都不说来多看看夫人,真是叫人寒心呐。”

    “田姨娘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景少爷又是谁?”苏青婵向萧氏行过礼后,笑盈盈冲田姨娘道。

    见苏青婵装傻,田姨娘冷冷从鼻腔里哼了一声:“还能有哪个景少爷,不就是景家的小将军景哲吗!”

    “原来是景哥哥啊,只是,我少说有小半个月没见过景哥哥的人影了,又何来腻在一起之说?饭可以多吃,话却不能乱说,要是传出去毁了侯府的名声……”苏青婵往萧氏那边看了一眼,“端王妃可是很喜欢二姐姐呢。”

    她既然敢肆无忌惮的跟景哲来往,就不怕必有用心之人乱说。现在她还是顺平侯府的小姐,只要她在顺平侯府一天,跟侯府所有人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以为就能单独毁她一个人的名声吗?

    田姨娘没想到苏青婵变得如此伶牙利嘴,本想反驳,却想到之前吃的亏,再看萧氏面色不善,更加不敢造次,只得干笑道:“是我多嘴了,三小姐可不要跟我一个奴婢认真。”

    “行了,你哪那么多话。”萧氏不满的训斥田姨娘,又冲苏青婵道,“你今日怎么过来了。”

    “女儿是要向四妹妹学习,多多在母亲面前尽孝道啊。”

    “怕是不止如此吧。”萧氏斜眼瞄向苏青婵,道。

    “还是母亲英明。”苏青婵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小心翼翼道,“听说府里最近新买了一批人来,女儿想着母亲之前答应要给我安排几个人的,这不,就过来挑了。”

    萧氏自然不会忘记这茬,苏青婵要亲自挑,她不拦着,只是这些人却要她的人来亲自调教。以确保这些人都是她的手下。她本想着都调教好了,任由苏青婵怎么挑也折腾不出什么花样来,没想到苏青婵倒是找上门来了。

    “我说嘛,三姐姐平常都不来宁静斋,一来就要朝母亲要人。母亲答应过的,三姐姐难道还怕母亲说话不算数不成。”苏青钰抿了抿嘴,话是冲苏青婵说的,目光却看向萧氏。

    “四妹妹怎么能这么恶意揣测母亲。”苏青婵惊讶的看着苏青钰。

    我哪里是在恶意揣测夫人,明明是在恶意揣测你好不好,苏青钰气的冷言道:“我哪有!”

    “你刚刚说的,说怕夫人说话不算话。”

    “我那是在说你。”

    “你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想的你怎么知道?不过是顺着你的心意,把你想说的话说出来了而已。”

    “你!”

    “够了!”萧氏制止了两人的争执,看着苏青婵不悦道,“你来我这就是为了吵架的吗。”

    苏青婵低眉顺眼:“女儿不敢。”

    吵都吵完了,嘴上说不敢还有什么意义?苏青婵的嘴皮子倒是越发的利索了!

    “你先回去吧,这些人新入府还得学学规矩,等规矩学好了,自然会让人通知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