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优博在线注册 妃嫔宫斗 重生之侯门贵女

第十三章:棋局打赌。

3199 2015-09-03 11:57:00

    苏青婵发现,自己平淡的生活开始变得一团糟糕。终极原因,就是因为景哲。

    她是打定了主意打算继续做宅女,躲在院子里不出去的,可拦不住景哲三番两次厚着脸皮上门来找她啊。找她也就算了,十次有九次后面还跟着苏青瑶那个小尾巴。

    苏青瑶本来性子就高傲,最是看她们这些庶女不顺眼。这下,苏青婵更是成了她的眼中钉。每次见了苏青婵,都要嘲讽两句,如果不是因为当着景哲的面还要保持形象和风度,恐怕苏青瑶早就对苏青婵动手了。

    再一次被景哲死皮赖脸的拖到花园里,苏青婵冷着脸坐在石桌前默不作声,同样脸色难看的还有苏青瑶。

    苏青瑶怎么也想不通,明明已经跟景哥哥说了苏青婵是要嫁人的,她的景哥哥怎么还是每天往安平院跑?

    越想越生气,苏青瑶狠狠地瞪了坐在自己对面的苏青婵一眼,肯定都是这个狐狸精勾引她的景哥哥,和她那个不要脸的娘一样尽使一些下作手段!

    景哲却是满脸春光灿烂,与她们两人恰恰相反。不知道从哪儿突然拿出棋盘来,冲苏青婵兴致盎然道:“如此春色,不如我们就坐在这玉兰属下,一边赏花一边下棋如何?”

    苏青瑶撇了撇嘴,抢先说道:“就凭某些人也想附庸风雅?大字都不识一个更别提下棋了,要脸就赶紧躲回自己的院子里,别出来丢人现眼了!”

    苏青婵不可置否的笑笑,原本的苏青婵的确是不识字的。可现在……这幅芯子早就换了人,她可是从小接受精英教育长大的继承人,下棋这种游戏还难不倒她!

    苏青婵虽然不想惹麻烦,但是,麻烦现在已经被某个混蛋惹上身了,她也没道理就这么被人奚落。

    “说的极是,上次夫子还说五妹妹功课越来越差了,五妹妹可要多多用工才是。”

    “你是听不懂人话吗?我说的是你!”苏青瑶猛一拍桌子怒道。

    苏青婵讶然:“五妹妹不是开玩笑吧,我是才疏学浅,可也不至于大字不识一个,连下棋这么简单的事都不会呀。”

    她不至于,难道她就至于了吗?苏青瑶气红了脸,鄙夷道:“你吹什么牛,你要是会下棋,我就把这棋盘吃了!”

    苏青婵看着桌上的棋盘,这棋盘是上好的金丝楠木做的,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妹妹这是何必呢?”

    苏青瑶当她是心虚了,得意洋洋的更进一步:“你老老实实承认自己不会下棋不就行了,装模作样的给谁看呢!”

    “可是,我真的会下棋的呀。不信的话,妹妹可以跟我下一场。”

    还死鸭子嘴硬!苏青瑶冷哼一声:“下就下,谁怕谁!不过丑话可说在前头,若是我赢了,你就得把这棋盘给我吃下去!”

    这样争锋相对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景哲为难的在中间当和事佬,心中却也有些期盼:“还是不要了吧,有什么话好好说。”

    “景哥哥你不要插手,我一定要让这个说谎精露出真面目,好让你看看清楚,她到底是什么货色!”

    苏青婵斜瞄了一眼景哲,心中鄙夷。明明按耐不住要看热闹,还装什么和事老:“既然妹妹都这么说了,那便请吧。”

    苏青瑶却把苏青婵的目光当做是在向景哲抛媚眼,咬牙轻道:“不知廉耻!”

    一局开始,苏青瑶一上来就很有进攻性,反倒是苏青婵十分悠然自得。仿佛真的不太会下棋似得,落子随意,叫苏青瑶吃了不少棋子。

    苏青瑶洋洋自得:“叫你不承认,等着吃棋盘吧!”

    苏青婵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没有理会她,将棋子随意落在了一个小小的角落。

    景哲在一边观望,见到这一步,眼前一亮。他忍不住看了苏青婵一眼,欲言又止:“你……”

    苏青婵悠悠道:“观棋不语真君子、”

    苏青瑶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名堂,以为景哲想帮苏青婵,也连忙道:“景哥哥不许帮忙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苏青瑶渐渐从悠然自得变得举步艰难起来,额角的冷汗一滴滴往下落,她看着眼下的局面,心中一片慌乱。

    糟糕,是从什么时候起,局面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呢?明明是她一直在占上风的,怎么眨眼间,局势就颠倒了呢?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棋子被苏青婵一点点吃掉一大片,苏青瑶更加慌乱了。她本来棋艺就不精通,只是仗着苏青婵不会下棋才夸那么大的海口要跟人比试。一看自己局面不善,慌乱之下,失了心神,不再像之前那般沉稳。

    苏青婵依旧是不慌不乱的悠然自得,等了好久看苏青瑶迟迟不肯落子,出声提醒道:“五妹妹,该你了。”

    苏青瑶瞪了她一眼:“催什么催!”

    再看眼下,哪里还有她落子的地方?一咬牙,将手中的棋子落在棋盘的正上方。

    苏青婵意料之中的微微一笑,随着自己黑色棋子的落下,轻笑道:“五妹妹,你输了。”

    苏青瑶脸色惨白,满头大汗。她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棋盘,她输了,她居然真的输了,输给了苏青婵?!

    苏青婵还嫌不够苏青瑶不够受刺激,将棋盘向苏青瑶的方向推了推:“五妹妹,请吧。”

    苏青瑶涨红了脸,将快要哭出来的眼泪硬憋了回去,反手将棋盘掀翻:“这局不算,是你运气好瞎猫碰上死耗子!”

    她才不会承认自己输给了苏青婵!苏青婵一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庶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她怎么会输给这样的苏青婵?!她不信!

    “愿赌服输,五妹妹这般耍赖可不太好。”说着,苏青婵看向一遍的景哲,嫣然一笑,“景哥哥说呢?”

    苏青婵这是头一次这么称呼景哲,景哲惊讶之余更多的是忍不住的开心,头点得飞快:“正是正是。”

    苏青瑶见连景哲都向着苏青婵,更不能忍了、她猛地站起身来,指着苏青婵大声高喊:“你们都欺负我!”

    说罢,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掉下,扭头跑走了。

    苏青婵叹了口气,冲景哲说道:“喂!你的瑶儿妹妹可是哭着跑了,你不赶快追上去安慰,怎么还在这。”

    景哲听出她话语中的逐客令,怅然道:“善变的女人,方才还叫我景哥哥来着,现在连个称呼都省了,直接就赶我走。”

    苏青婵微微笑着,不可置否。

    景哲笑眯眯的看着她,脑海中突然想起之前从苏青瑶口中套出有关苏青婵的消息。苏青瑶口中的苏青婵是懦弱胆小的,她大字不识一个,见了人恨不得缩在角落里,全然没有半点大家闺秀的风范。

    可眼前的苏青婵,哪里像她口中所说的那样?景哲不由将心中疑惑脱口而出:“你真的是苏青婵?”

    苏青婵惊讶,抬眼看向景哲,他是发现什么了吗?

    苏青婵看了景哲半响,淡然道:“如假包换。”

    景哲眼尖的没有错过苏青婵眸中一闪而过的惊讶,却没有戳破:“那便好。”

    苏青婵很想去问他这是什么意思,只是景哲在说完这句话后,就起身去了一边的玉兰树下,将话题岔开了。

    “好一树玉兰花,我将其中开得最好的一朵摘下来送给妹妹如何?”

    苏青婵看着景哲背对着自己的身影,沉下了眸色,她轻道:“好呀,那我便不跟你客气了。”

    苏青瑶气冲冲的一路跑回宁静斋,想在萧氏面前告状,半路却撞见了刚从正房出来的苏青钰。

    苏青钰跟苏青婵一样是庶女,在苏青瑶眼中是美太大分别的,便将一肚子气撒在了苏青钰身上:“你怎么又来了,整日往宁静斋跑你烦不烦!”

    这些日子以来,苏青钰将苏青瑶、景哲和苏青婵之间的微妙看在眼里,知道苏青瑶是又在苏青婵面前受了气,正没处撒火呢。

    苏青钰没想到,苏青婵能够三番两次把苏青瑶气成这个样子,她甚至有些恍惚,以往那个胆小懦弱的苏青婵,从什么时候起消失不见的呢?

    “傻愣在那里做什么,我说话你也敢不听了是不是!”苏青瑶见苏青钰愣愣的站在自己面前,盯着自己一言不发,不由想到了苏青婵。

    一个两个的,这两个庶女都开开始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简直岂有此理!

    苏青钰回过神来,她可不打算就这么充当炮灰。

    “是妹妹回来啦?这些天都不见妹妹人影,怪想念的。前几天田姨还说,她好久没出新月苑,不光是想妹妹和二姐姐,更是想三姐姐呢,毕竟是她一手带大的孩子……”

    苏青钰模棱两可的留下这两句话,笑盈盈的越过苏青瑶回去了。

    苏青瑶正要发火,却突然反应过来苏青钰话中的意思。苏青婵以前是最怕田姨娘的,自从田姨娘被罚后,已经被禁足在新月苑许久了。苏青婵是从什么时候起,越来越肆无忌惮了呢?就是从田姨娘被罚之后!若是有田姨娘重新震慑苏青婵,苏青婵哪里还能像现在这般嚣张?

    苏青瑶眼眸一亮,决定去向母亲求情,赦免了田氏的惩罚。

    苏青钰洋洋得意,知道苏青瑶肯定会明白自己话中的含义。她乐于在苏青瑶面前多煽风点火几句,这样能让她得到更多想要的东西。只要萧氏赦免了田姨娘,有她们母女联手给苏青婵下绊子,她就不信聿王妃的位置会从自己手掌心里飞出去!

    苏青婵势单力薄一个人,又不受萧氏喜爱,拿什么跟她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