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优博在线注册 妃嫔宫斗 重生之侯门贵女

第十二章:只道可惜。

3133 2015-09-02 11:56:00

    “说起来,昨日我还送了青婵妹妹一个小小的玉坠做礼物。”景哲面露失望之色,“本来以为会看到青婵妹妹待在身上的,莫非是妹妹不喜欢?”

    你大爷的,没事做拉什么仇恨!苏青婵气的咬牙切齿,感受到其他人的视线都停在自己身上,轻描淡写道:“景将军说笑了,那么贵重的礼物怎会随便待在身上。”

    苏青瑶大大的杏眼不可思议的看向景哲,聚齐一层雾气,摔了手中的茶杯跑了出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叫原本热闹的气氛凝结到冰点,一行人再没了说话的性质。萧氏满脸疲乏的挥散了众人,今日早安就此结束。

    尽管苏青婵走得再快,却还是被景哲追上了:“妹妹怎么还叫我景将军,未免也太生分了些。”

    “景将军若是没什么事,小女子就告退了。”苏青婵完全不想跟他废话。

    景哲恍若未闻,突然恍然大悟:“哦~我晓得了。妹妹是嫌弃其他人都叫景哥哥吃味了是不是?景将军虽然叫的人也蛮多的,但这么叫我的女子妹妹却是独一个!”

    景哲像是窥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兴奋的手舞足蹈:“好好好,以后就这么叫吧,算是咱们之间特殊的称呼,那我该叫妹妹什么呢?青婵如何?好像不太特别。”

    苏青婵受够了景哲的装疯卖傻,抓着景哲的衣襟往人少的地方而去,景哲也不挣扎,乐呵呵的跟着她走。到了一处没人的角落,苏青婵这才卸下了所有的面具,恶狠狠道:“景哲,你到底想做什么!”

    景哲的个子比苏青婵高出许多,被她这样紧紧抓着衣襟,不得不躬身低头。一下子倒与苏青婵离得更近了。他鼻尖与苏青婵近在咫尺,甚至能感受到苏青婵鼻翼呼出的温热气息。

    景哲心脏猛然一跳,自喻脸皮及厚的他,二十年来头一次脸皮发热了。

    “咳……妹妹未免也太热情了些。”景哲干笑道,不留痕迹的向后微退。

    苏青婵也觉得距离有些近了,手上的力度不由一松,却突然发现景哲面色微红,“咦”了一声:“你是不是脸红了?”

    “哈!我会脸红?”景哲猛地向后退了一大步,“我堂堂镇远将军会脸红?你开什么玩笑!”

    “可你分明……”

    “那是你看错了!”景哲不由分说打断了苏青婵的话。

    明明就是脸红了,还不承认!苏青婵看着景哲的目光变得十分微妙。这么看,传说中的浪荡子其实挺纯情的嘛。啧啧啧,整日摆出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给谁看呢!

    苏青婵毕竟是活了三世的人,加起来不知道要比景哲大触多少岁,察觉到景哲就是个纸老虎后,起初厌烦的心态也发生了改变,看景哲更像是在看一个口是心非的小屁孩,对孩子嘛,是要宽容的。

    景哲被苏青婵近乎“慈爱”的目光看得浑身发毛,但景哲毕竟是景哲,纵横花丛这么多年,也不是真的吃素的。很快,他就调整好了心态,又恢复了曾经那般风流倜傥的模样,油嘴滑舌起来:“妹妹总这么看着我,莫非是看上我了不成?不如,我这就去向姑父提亲好了。”

    “无聊!”早已看穿本质的苏青婵不屑的撇撇嘴,“你要是游手好闲尽管去找五妹妹去,她肯定乐意跟着你一起闹腾,我没工夫跟你胡闹。”

    “收了我的东西,态度还这么差。”景哲表示了心中的不满。

    “要不是你昨天跑的太快,你当我乐意收?你要不高兴,我还给你便是。”

    “送出去的东西怎么能随便收回来,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收了是我不对,还回去还是我不对,你这人怎么这么难伺候?”

    “我这人好伺候的很,只要你别总躲着我就好。”

    景哲怎么也想不通,想他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人,别的姑娘家见了他扑都来不及,怎么偏偏这个苏青婵就总躲着走。他是哪里招人烦了吗?

    殊不知,在苏青婵眼中,他处处都挺招人烦的。

    只是这话苏青婵也不能真的当着景哲的面就这么说出来:“不是我想躲着你,若是叫五妹妹看到了,又要生出什么是非了。”

    方才景哲已经给她拉了一波仇恨了,她虽然不怕被人找麻烦,但也不想没事做给自己找麻烦。

    景哲眼睛突然变得亮晶晶的:“妹妹可是吃醋了?你放心,我跟五妹妹没什么的,她才多大点一个小丫头,我没兴趣的。”

    苏青婵没忍住,翻了个白眼。这根本不是问题的关键好吗!怎么说都说不通,苏青婵只好无奈敷衍:“行了行了,下次我不躲你便是,现在能放我走了吧?”

    景哲这才笑眯眯的给苏青婵让了条路:“妹妹的话我可当真了。”

    苏青婵撇了撇嘴,扭头就走。什么下次,没有下次了,下次她才不会再出现在景哲面前!

    景哲目送着苏青婵离开,突然反应过来,哑然失笑。什么叫他放她走?分明是她把他拽到这里的好不好?

    身后忽然响起一个略带哀怨的声音:“景哥哥,你不是真喜欢她了吧?”

    顺着声音瞧去,便看到苏青瑶站在身后不远处,一双杏眼红彤彤的,手里的帕子被绞得皱皱的。

    景哲突然失笑:“妹妹这是说什么呢,什么喜欢不喜欢的,不过是做哥哥的对妹妹的关心罢了。”

    喜欢?他景哲活了二十年还没对谁动过心思呢。苏青婵是特别了点,但也不至于让他动心。

    “真的?”苏青瑶像是突然又燃起了希望,满心欢喜。

    见景哲点了点头,苏青瑶这才又笑开了怀,只是依旧不放心的又补了句,趁机彻底打断景哲的心思:“就算景哥哥真喜欢她也没用,再过不久,她就要和聿王府联姻了。”

    景哲眉头一挑:“聿王陆少卿?”

    “就是他,所以景哥哥还是别老围着她转了,一个快要嫁人的小姐,总是要避嫌的。”

    聿王么……景哲心中闪过陆少卿的身影,“啧啧”两声。

    真是可惜了。

    眼看景哲面带遗憾,苏青瑶心中更加放心了。她只知道苏正林想要苏青婵嫁去聿王府,却并不知道萧氏心中的决定,以为苏青婵是嫁定了聿王。瞧见景哲这幅模样,决定找机会也要再提醒提醒苏青婵,别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就算看,也不能跟她抢同一个锅里的肉!

    另一边的苏青钰却是没有立刻回自己的院子,她在宁静斋外徘徊许久,见到知琴的身影,立刻笑着迎了上去:“知琴姐姐好。”

    知琴有些惊讶的看着苏青钰,左右看看,苏青钰旁边没有跟着丫鬟,以为她是又要向夫人面前套近乎:“四小姐还没有回去吗?夫人在里面跟二小姐谈事呢,现在怕是不太方便。”

    “我是特别来找知琴姐姐的呢,不知道知琴姐姐现在是否有空,若是不忙的话,还请进一步说话。”

    知琴有些疑惑的看着苏青钰,见苏青钰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笑容满面,直觉认为没有什么好事。

    “奴婢怕是没什么空……”

    “那就等知琴姐姐什么时候有空了,去我哪儿坐坐。”苏青钰笑的深沉,靠近一步凑到知琴耳畔轻道,“知琴姐姐可不要让我等太久,我可没哥哥那般好脾气。”

    知琴惊大了眼睛,绷着脸看向苏青钰,冷声道:“奴婢不知道四小姐再说什么。”

    苏青钰就知道她不会爽快的承认:“昨天晚上,荷苑的湖中亭。更多的,知琴姐姐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知琴慌张的向身后宁静斋看了一眼,见四下无人这才松了口气,再看向苏青钰,脸上带了讨好的笑容:“四小姐想要奴婢做什么?”

    是个聪明的人,苏青钰满意的看着知琴的转变,点了点头。

    “不是我要你做什么,而是要看知琴姐姐要怎么做了。”苏青钰轻笑道,“这个秘密在知琴姐姐心中价值几何,不用我说了罢?”

    想用一次两次的帮助就让她为她保守这个秘密,知琴未免也太天真了些。

    知琴心中愤怒,知道自己以后怕是要被苏青钰紧紧地攥在手里为她所用了,却无可奈何。睡觉她与大少爷的事被苏青钰撞见了呢?

    知琴深呼一口气,强装镇定的冲苏青钰笑了笑:“四小姐可知道,聿王有意向侯府提亲?”

    苏青钰见知琴上道,十分满意。又听她说起了聿王府,想起昨天晚上传来的只言片语,忙忙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聿王想向侯府提亲迎娶二小姐,只是二小姐的婚事四小姐你是知道的,老爷遍想让三小姐嫁给聿王。夫人心中自然不乐意,却不好明说。”知琴顿了顿,又道,“四小姐,夫人会很乐与看到你嫁给聿王府的。”

    随着知琴透露的消息,苏青钰眼中的光亮更加闪烁,她控制不住的心跳加速,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聿王府,她有机会嫁去聿王府!!!她们母女在侯府日复一日的讨好萧氏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日后能嫁的好一些吗?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如果她能嫁去聿王府,她就再也不用看萧氏母女的脸色,日夜受气了!

    知琴看着苏青瑶脸上毫不掩饰的疯狂和野心,松了口气。她知道,自己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