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优博在线注册 妃嫔宫斗 重生之侯门贵女

第十一章:窥破奸情。

3102 2015-09-01 11:55:00

    苏正林与萧氏酒足饭饱扯下了夜宵,谈论起今晚苏青婵的表现来。

    这话题倒是先由萧氏开头的:“三丫头今日确实是有些没规矩,倒是四丫头,更端庄得提些。”

    侯府里的小姐,哪个不是言谈举止端庄得体的?偏苏青婵一个,有客人在前还不管不顾的就知道埋头吃饭,再看后来被苏青瑶讽刺后的装疯卖傻,简直气煞人也。

    萧氏说的有道理,苏正林撇了撇胡子,语气深沉:“这件事……还是要再看看的。”

    “自然,只看这一回也不能说明什么,还是要慢慢看他们两人谁更合适一些,只是老爷心中有个谱才成。咱们毕竟是与聿王府接亲,不是去结仇的。”

    萧氏说得声明大义,一副都是为了顺平侯府的模样,叫苏正林极为感动。苏正林深吸了口气,抓过萧氏的手,轻拍了拍:“辛苦夫人为此事操劳了。”

    “一切都是为了侯府,没什么辛苦不辛苦的。”萧氏低眉顺从一笑,掩住满目的恶意。

    不管怎样,她都不会让苏青婵如意的。就算是苏正林开口,也别想让她改变主意。要怪,就怪苏青婵是柳月灵的女儿!

    新月苑正房内,田姨娘趴在床上,整张脸皱成一团,时不时哼哼呻吟。苏青钰仔细为田姨娘的伤处上好药,再抬眼,田氏早已大汗淋漓。

    苏青钰忙用帕子为田姨娘擦拭脸上的汗水,心疼道:“是女儿下手重了,将娘亲弄疼了。”

    田姨娘忍者伤口处火辣辣的疼痛,艰难的摇了摇头:“不关你事,今日,你去宁静斋怎么样?”

    苏青钰绞紧了帕子,懊恼中带着些怒气:“还能怎么样,夫人气还在头上未消,见了我爱答不理的。”

    “夫人气是正常的,你不要觉得碰了壁,就不去夫人跟前尽孝,对你没好处。脸皮该厚的时候就要厚,只要能对自己好,没什么豁不出去的!”田姨娘仔细叮嘱道。

    “女儿知道。”苏青钰答得不情不愿,对田姨娘的说法有些抗拒。

    都是顺平侯府的小姐,就是因为她是庶出的,就必须得在他们面前卑躬屈膝?苏青钰不止一次心含怨气。她与田姨娘不同,田姨娘出身乡野,她却是正儿八经的侯府小姐。苏青钰有她自己的傲气,不像田姨娘那样,可以为了一切抛弃所有的自尊。

    可是苏青钰也知道,田姨娘说的是对的。在顺平侯府,如果不变着法子讨好萧氏,她又有什么出路呢?苏青婵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难保她就不会是下一个苏青婵!

    苏青钰心中低落,一股怨气盘踞心间,她是那么的怨恨,怨自己命不好,不是萧氏肚子里出来的。

    知女莫若母,田姨娘知道苏青钰心里不痛快,叹了口气:“忍忍吧,等以后你嫁了人,就不用再受这份窝囊气了。”

    苏青钰低着头,没有说话。

    “你也不要总想那么多,想太多也没用,顾好眼下才是正经。时候不早了,你回去罢。”

    “女儿告退。”

    早春的夜晚依旧带有冬日里残留下的一丝寒意,苏青钰紧了紧身上的披风,心中却乱成一团乱麻。

    流萤流月小心翼翼的跟在苏青钰身后,主仆三人的脚步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你们先回去吧,我随便转转就回去。”

    “小姐就一个人?还是奴婢留下陪着小姐吧。”

    “我说让你们回去就回去,都听不懂我说的话不成!还是说,我的话都使唤不动你们了?”苏青钰暴躁的冲流萤流月喊道。

    流萤流月被苏青钰骂得一个激灵,也不敢再劝,立刻消失在了苏青钰面前。

    苏青钰心中的躁意更加按耐不住,用力踢着一边的花草一通发泄:“有什么了不起的,这么多年都忍了,还在乎再多忍一会儿?等我嫁了人,谁还要再受这窝囊气!”

    花花草草被她折腾的惨不忍睹,苏青钰心中的怨气也总算发泄出去了,心中平静许多。转身往回走,却突然看到夫人院子里的知琴匆忙走过。

    苏青钰向后一躲,没让知琴见着自己,看着知琴急色匆匆,时不时左右顾盼,苏青钰心中充满了疑惑,都这个时辰了,知琴不再屋里睡觉,怎么会在这里?

    苏青钰眼珠一转,悄悄跟在了知琴身后。

    知琴一路小心翼翼的,来到了荷苑。荷苑有一大片人工湖,湖中种满了荷花,一到夏日满园荷花盛开,清香扑鼻,故此得名荷苑。湖心的亭子中隐约可以看到一盏光亮,知琴在湖畔停下,略微理了理鬓角的碎发,翩然向湖中亭走去。

    苏青钰躲在湖边一侧的假山后,眼睁睁瞧着知琴来到湖中亭中,与那亭中的人依偎在了一起。夜色太深,又离得远,苏青钰看不清那人是谁,却依稀能认出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苏青钰心中一跳,不想自己居然撞破了一桩奸情。很快,让苏青钰更加心惊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盏竹篾灯笼被搁在亭中的石桌上,照亮了那名男子腰间挂着的紫玉麒麟坠。

    苏青钰赫然睁大了双眼,那紫玉麒麟坠,全天下也就只有那么一个。那是顺平侯府的传家宝,只有侯府的下一任继承人才会有的,那名与知琴私会的男子,竟然是大少爷苏鸿启?!

    知琴是最被萧氏所看重的大丫鬟,更是多次直言,定要为知琴说一门好婚事,免了奴籍叫知琴以后好好过日子。苏青钰不由一笑,方才心中的怨恨一下子烟消云散,想必萧氏怎么也不会想到,她心心念念的大丫鬟知琴,会跟她的宝贝儿子搞在一起了吧?

    湖心亭中,苏鸿启紧紧抱着知琴深情道:“我的好知琴,好几天约你都不应,可想死我了。”

    知琴叫声羞涩:“大少爷英俊不凡,多少女子爱慕,又怎会想我一个小小的丫鬟。”

    “你在我心中不是什么丫鬟。”苏鸿启抓住知琴的手,与知琴深情对视,“你是我心中最爱的女人。”

    苏鸿启长得十分好看,几乎结合了苏正林和萧氏所有的优点,知琴在苏鸿启这般神情的注目下,脸上一热,心脏砰砰直跳,娇柔嘤咛:“大少、大少爷自重……”

    苏鸿启失望的看着知琴,一副受伤的模样:“我的心思,你难道还不清楚吗?”

    “我只是个丫鬟,就算……少爷总有一天会娶妻的。”知琴说着说着,声音低了下来。

    “就算有朝一日我娶妻,你也是我最爱的女子。我要定了你,这就去跟母亲说去,叫她把你赏给我为妾!”

    “大少爷万万不可啊!”知琴心中一惊,虽然苏鸿启的话让她心中颇为感动,但她是最了解不过萧氏的,如果这件事真让萧氏知道了,恐怕她就没命再活着了,“这件事万不可让夫人知道的!”

    “我知你心中顾虑,你放心,我不会这么鲁莽的。但总有一天,我会跟母亲说的,到那时,我会好好保护你。”苏鸿启一阵安慰,深情款款的看着知琴,慢慢凑近了。

    知琴沉溺在他那双痴情的眼眸中不可自拔,闭上了双眼。

    苏青钰离得远,看不清也听不清他们之间的话,也没兴趣看那二人亲热,看够了热闹,就要回去。一转身却隐约听到只言片语顺着冷风吹入她耳中。

    “聿王府……三小姐……联姻……四小姐……”

    苏青钰眉头一挑,什么事提到她,又跟聿王府有关?苏青钰直觉觉得其中必定有什么大事,脸上笑意更浓。看来今天晚上收获颇大,她定要将手中这惊天的秘密利用好了,为自己谋得更多!

    第二日大清早的晨昏定省,多了一个不该出现的人。

    景哲身为顺平侯府的客人,按道理说是不必每日向萧氏请安的,却偏偏出现在了萧氏跟前。萧氏颇为惊讶,却见景哲对自己这般恭敬,更加觉得景哲三年不见收敛了性子,是个值得信赖的年轻人。

    景哲笑眯眯的坐在萧氏跟前,听着苏青瑶不停的叽叽喳喳,目光却一直放在苏青婵身上。

    每次苏青婵感受到景哲的目光望去,景哲也不躲闪,反而一副期待的神色,眼巴巴的期待着苏青婵对自己说些什么。然而景哲所期待的并没有到来,苏青婵只是淡淡的看了景哲一眼,就低下头默不作声的坐在一侧发呆去了。

    苏青瑶性子单纯直爽,又大大咧咧的,自然没有发现其中的端倪。只是她没发现,却并不代表别人没有发现。苏青罗若有所思的望向景哲,又看了看那边的苏青婵,紧抿了双唇。

    “景哥哥今日,怕不仅仅是为了给母亲请安吧?”苏青罗微笑的看着景哲,若有所指。

    景哲眉头一挑:“要不说青罗妹妹是京城第一才女,果然聪慧过人。”

    两人一番话叫众人引起了注意,苏青瑶红了脸,羞答答的看向景哲,萧氏也满脸慈爱的看着他们二人,苏青钰满心思都放在知琴身上,心不在焉的,苏青婵却将头放得更低了。

    “昨日只觉得与青婵妹妹极为投缘,这不,一大早就来给姑母请安,也是为了早点能见到青婵妹妹。”景哲轻笑着说道,话语温柔像是能淌出一湾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