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优博在线注册 妃嫔宫斗 重生之侯门贵女

第十章:青色玉蝉。

3163 2015-08-31 16:36:00

    “景哥哥你看那边,那是我亲手照顾的牡丹,再过不久就能开花了,道那时候,我送景哥哥一朵好不好?”

    “哦对了,还有那边,对对对,就那边那颗松柏!”苏青瑶率先一步跑到树下,背对着树干站得直直的,手比划过头顶,越过树干上刻下的一条横线,“景哥哥你看,我是不是比去年高了?”

    景哲无奈的看着一路上叽叽喳喳为他介绍侯府景色的苏青瑶,微不可闻的嘀咕道:“我又不是头一次来……”

    “景哥哥你快过来看嘛!”苏青瑶在那边催促。

    景哲慢腾腾的走到苏青瑶面前,扫了一眼树干上的划痕,敷衍道:“嗯,是高了。”

    苏青瑶露出灿烂的笑脸,景哲却被树上一道不太一样的划痕所吸引。那道划痕在苏青婵之上一点点的位置,与其说是划痕,倒不如说是被削掉了一块树皮。

    “这个是怎么回事?”景哲好奇的指着那块痕迹问道。

    苏青瑶抬头一看,立刻沉下了脸:“那是别人的,被我划掉了。”

    “别人的?”

    “就是那个苏青婵的嘛!谁叫她比我高来着!”苏青瑶原地跺脚,有些愤怒。

    去年苏青婵硬拉来苏青婵和苏青钰比身高。她年纪是最小的,自然个头也是最矮的,苏青钰知道她的性子有意让着她,弯曲了身子,让自己比苏青瑶的那条线矮了点。苏青婵却是个木讷的,直直的站在那里硬是比苏青瑶多出一尺来。

    苏青瑶当场拉下脸不高兴了,推到了苏青婵不说,还用匕首把那划痕的树皮给剥掉了。

    景哲再一次听到苏青婵这个名字,掩盖不住心下的好奇:“苏青婵是?”

    听这名字,应该也是顺平侯府的小姐。景哲知道顺平侯府有四位小姐,但每次来也只是坐坐就走,除了苏青罗和苏青瑶以外,其他两位从来没见过,更是连名字都不晓得、

    “一个庶出的贱丫头有什么好问的,提起她就生气!”苏青瑶本来就对苏青婵看不过眼,前不久又得寸进尺害她被母亲责骂,现在更是满心怨气,“景哥哥你不知道,就在你来之前不久,母亲好心给她补齐了院子里的仆人,她倒好,非要挑三拣四的自己去选,什么意思嘛!”

    景哲脑海中突然闪过前不久,在通往宁静斋的必经之路上遇到的那名女子,心中一动:“你说的苏青婵,可是一身藕色竖领长衫,淡黄色纱裙,仗着一双凤目的女子?”

    苏青瑶惊讶的瞪大了双眼:“景哥哥你怎么知道的?”

    “去宁静斋的路上碰到了。”

    “景哥哥跟她说话了?”苏青瑶脸上突然浮现一抹吃味的表情,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景哲笑笑摇头,没说实话:“不曾说话,只是瞧见一眼罢了。”

    苏青瑶这才又笑起来:“那就对了,景哥哥以后再见着了也不用理她就是了!”

    景哲嘴角上翘,笑得眯起了双眼。也不嫌苏青瑶带他在侯府乱逛了,有一句没一句的悄悄打听起苏青婵来。从苏青瑶口中得到的消息越多,景哲的嘴角翘得越厉害,本来他还在过两天找个什么理由,就从侯府搬出去的,现在看来……留下多住几日,也不是不可以嘛。

    另一边苏青婵与珠云回到安平院,关紧了房门,主仆二人就今日在宁静斋的事讨论起来。

    珠云急急说道:“小姐,夫人那边肯定是有什么事瞒着您!这可怎么办啊!”

    “现在还不知道什么事,不用太过心急。”苏青婵冷静道,“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你们平日里多注意下,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禀报我就是。”

    就连苏青瑶这种嘴上没门心思单纯的家伙都晓得其中的端倪,这件事也不怕打听不出来:“尤其是五小姐那边,一定要多多注意。”

    “是。”

    苏青婵吩咐完了,便暂且将事情抛到脑后,打算继续过她每日宅在院子里锻炼身体的悠闲日子。直到萧氏设好了晚宴,专门为景哲接风洗尘的时候,苏青婵才惊觉她的如意算盘怕是打错了。

    这是苏青婵重生以来,头一次见到顺平侯府所有的人一起出现在苏青婵面前。苏正林对少年有为的景哲十分欣赏,不停与景哲交谈,大少爷苏鸿启就显得十分微妙了,端着架子与景哲相互碰杯,那神色既不是厌恶也称不上喜欢,透露着几分发自内心的高高在上。一副读书人瞧不起大老粗的清高模样。

    按规矩来说,酒席应该是摆两桌的。男人们一桌,女人们另一桌。只是顺平侯府男丁稀少,总共加起来也就苏正林余苏鸿启父子俩,再加上一个景哲,满打满算三个人,另摆一桌倒显得冷清了。

    想到景哲是要尊称苏正林萧氏一声姑父姑母的,也就不讲太多规矩了,一大家子全围坐在一张大圆桌上。座位的位置好巧不巧的,景哲正坐在苏青婵的对面。苏青婵咬着筷子闷头吃饭,完全无视景哲时不时朝她投过来的目光。

    “吃吃吃,就知道吃!”苏青瑶打心眼里瞧不上苏青婵那副做派,轻声鄙视道。

    苏青瑶这声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恰好能让一桌子的人都听见,让觥筹交错的男人们瞬间安静了下来。

    与此同时,苏青婵立马感受到来自对面的一道炙热的目光。

    跟其他女眷相比,苏青婵在酒席上低头猛吃的行径却是不太好看,景哲满心好奇,想看看苏青婵要如何破解这尴尬的局面。

    苏青婵一抹嘴,瞄了一眼苏青瑶,惊讶道:“五妹妹这么快就吃好了?这才吃了多少?就算有外人在,也不用这么端着架子呀!”

    酒席才开不久,苏青瑶总共就夹了一筷子的菜,怎么可能吃好了?但苏青婵丝毫不给面子的指她在景哲面前装模作样,让苏青瑶羞红了脸,瞪起大大的眼睛怒视着苏青婵。

    苏青瑶是死也不肯在景哲面前被指虚伪的:“你才端着架子,我一个女儿家吃的少,谁像你,跟八百年没吃过饭似得,就知道往嘴里塞!”

    苏青婵陈恳的看着她劝道:“你还是再吃点吧,这么委屈自己的肚子,晚上会饿坏的。”

    “不吃不吃不吃就不吃,我都说我吃得少了,你没听懂吗?吃这点我足够了,才不屑于跟猪抢食呢!”苏青瑶被她激得脱口未出。

    一时间,饭桌上的气氛更奇怪了。

    “瑶儿,怎么说话的!”萧氏放下了筷子,拍桌道。一桌子的人一起吃饭,苏青瑶这是说谁是猪呢!

    偏苏青瑶还不自知,噘嘴道:“我哪里说错了嘛,我剩下的口粮全部留给猪好了,最好能撑死她!”

    苏青婵眉开眼笑,无所谓的说了句:“好吧好吧,不吃算了,反正五妹妹晚上饿了可以吃小灶。”

    接着,毫无障碍的继续埋头吃饭。

    景哲看得直乐,又不好公然笑出来,简直要憋成了内伤。他也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苏青瑶扣下的那头猪,夹了一筷子的菜放在嘴里,点头称赞:“美味至极。”

    其他人就没这么洒脱了,虽然都知道苏青瑶说的是苏青婵,但总觉得自己要下筷子,也被归到了猪的分类。

    这一晚上,除了苏青婵和景哲以外,其他人几乎没吃几口菜,只能饿着肚子,眼巴巴的看着苏青婵和景哲埋头大吃,痛苦至极。

    晚饭没吃好,晚上自然饿的肚子直叫。众人纷纷叫小厨房又做了夜宵送来。只是苏青瑶性子倔强,一心记得晚宴上苏青婵说她在景哲面前装模作样装淑女,私底下还要吃夜宵填饱肚子,死活不要吃厨房送来的夜宵,硬生生的在床上捂着胃,饿了一夜。此乃后话了。

    眼下酒席散去,苏青婵十分满足的回安平院,半路上却被突然冒出来的景哲拦住了去路:“妹妹且留步。”

    苏青婵皱眉,不悦的看着面前的景哲道:“景将军有什么事吗?”

    “叫景将军太生疏了,按照备份你应该叫我一声哥哥的。”

    “景将军若是没什么事,我就告退了。”苏青婵不想听他胡扯,扭头就走。

    “哎哎哎,你等等!”景哲连忙拦住她,满脸埋怨,“你就这么不愿意跟我在一块儿呆着?”

    “跟你在一块儿呆着有什么好处吗?”苏青婵认真问道。

    “没好处你就要走吗?”景哲反问。

    “不。”景哲面上一喜,又听苏青婵缓缓说道,“有好处我也会走的。”

    脸上的喜意瞬间垮塌,景哲苦笑的看着苏青婵,叹了口气:“妹妹好生无情。”

    接着从怀中掏出一个物件,硬塞到了苏青婵手里,然后也不继续纠缠,转身消失在茫茫夜色里,只给苏青婵留下一句:“初次见妹妹,这是给妹妹的见面礼。”

    手里的东西有些温热,还带着景哲怀中的温度。苏青婵摊开手掌,一个小巧玲珑的玉蝉出现在手心中央。苏青婵来到回廊一侧高挂的灯笼下,橘色的烛光将手中的玉蝉照得清清楚楚。

    这玉蝉虽小,做工却十分精致,就连翅膀上的脉络都刻画的栩栩如生。在烛光的照射下,玉蝉呈现半透明状,隐隐发出玉蝉本身青色的光芒。

    苏青婵只觉得这玉蝉隐约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苏青婵回头看向景哲离开的方向,那人早已消失不见。嘴角慢慢弯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苏青婵将玉蝉收进了衣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