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优博在线注册 妃嫔宫斗 重生之侯门贵女

第九章:留住侯府。

3120 2015-08-30 09:32:00

    “早就听闻景将放荡不羁言行轻浮,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在苏青婵上一世的记忆中,景哲常年镇守边关,很少回京城。她只见过景哲两面。一次是在她大婚的时候,另一次是陆少卿想要拉拢景哲的一次宴请上。

    虽然陆少卿并没有拉拢景哲成功,但苏青婵还是对景哲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毕竟醉酒后当着所有人的面,调戏女主人的宾客,聿王府这么多年也就出过景哲一个。

    景哲像是听不懂苏青婵华中的嘲讽,眸中一亮:“你认得我?在下常年在关外,想不到大名都传到京城了,哎呀呀,真是不好意思。”

    话虽这么说,却是一点羞愧的意思都没有。

    苏青婵立马黑了脸,上一世景哲挡着那么多人的面出言调戏她,她恨不得拔了他的舌头,这一世再次见到景哲,让苏青婵早已遗忘的记忆又一次苏醒,延续了上一世对景哲的怒意。

    苏青婵强行忍下要发作的心情,眼下要考虑的不是对景哲报仇,而是萧氏那边的事情,苏青婵板着脸侧身为景哲让出一条路来,伸手:“请吧。”

    景哲看了看苏青婵给自己让出来的路,眨眨眼没有动:“姑娘这是要撵在下走了?”

    “是。”苏青婵点点头,承认的十分爽快。

    景哲咋舌,连连摇头叹气:“女人心海底针啊,明明刚才还一副深情的模样看着在下来着。”

    苏青婵这条路极为狭窄,即便是苏青婵侧身让了来,也堪堪够一人通过的。景哲看着这条小路眼珠一转,笑得不怀好意,明明可以大摇大摆走过去,却偏偏侧身紧贴着苏青婵蹭了过去。

    苏青婵脸色一黑,景哲意味深长的盯着苏青婵的胸前叹道:“姑娘好身材。”

    自家小姐被淫贼调戏了,珠云在一旁都要急哭了。

    苏青婵深呼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君不见像北京东京这样的大城市地铁是多么的拥挤,人站在里面就像是站在夹缝里,比起二十一世纪拥挤的地铁,这算什么?她又不是这里保守的土著,可是见过世面的新新人类好不好!

    苏青婵心中像闪过无数行字,每一行字都是在劝解自己要淡定,然而最终还是失败了。向来只有苏青婵调戏别人的份,可自从她穿越到这个时空后,就接连被同一个人调戏了两次!这样的悲惨事实,对于苏青婵来说简直是极大的耻辱!

    苏青婵冷冷将视线落在景哲下半身的某个部位,露出一抹微妙的笑容:“景将军倒是……虚有其名呢。”

    珠云听自家小姐这么说,内心简直都要哭死了,呜呜呜,她嫁小姐被淫贼调戏了还敢于反抗,反观她却只能没用的站在一边,什么都帮不上忙!

    这下,轮到景哲变脸了。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允许别人说自己某个部位虚有其名的!

    看到景哲吃瘪的样子,苏青婵总算觉得心中出了口恶气。苏青婵心情颇好的绕着景哲转了一圈细细打量,最终留给景哲一个同情的目光,潇洒的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景哲神色复杂的看着苏青婵离去的背影好半天,才露出一个苦笑,没想到他居然也有被人调戏的一天,果然坏事不能做太多,会遭报应的。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遗憾,他忘了问那位姑娘的名字了。

    景家与萧家世代交好,萧家满门忠烈,唯独只留下萧氏一个血脉。每次回京,按照家中叮嘱,景哲总是会来到顺平侯府探望萧氏。

    景哲是习武之人,习武之人耳聪目明,进了宁静斋老远就听到正房里人说话的声音。

    “娘你又怪我,我最后不是没说漏嘴嘛!”苏青瑶嘟囔着,满是委屈。

    “若不是我及时打断,你早就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出去了!你什么时候能像你姐姐那样多用用心!”萧氏口吻十分严厉。

    “娘,妹妹还小呢,以后大了,自然就稳重了。”这是苏青罗劝阻的声音。

    “你就为她说话吧,她今年都十四了!”萧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吻。

    “说到底都怪那个苏青婵,要不是她没规没矩的乱提要求,根本不会有这种事!”苏青瑶将责任都推到了苏青婵身上。

    “你还有脸说别人?”萧氏刚缓下的声音又一次拔高了起来。

    景哲在门外尴尬得停住脚,心想要不要等屋里的人都吵完了他在进去。话语中听到苏青婵的名字,景哲心中一动。看名字应该也是侯府里的小姐的名字。方才来的那条路,只通往宁静斋这一个院落,从时间上来看,那名女子应该是刚从宁静斋出来不久。

    苏青婵吗?景哲摸了摸下巴,名字倒是很清丽,可惜,性子就没那么好了,简直就是一只随时随地会炸毛的小野猫。

    “咳咳!”景哲咳嗽一声,提醒着屋内的人他的存在,“姑母,景哲来看您啦!”

    门帘一掀,一抹鹅黄的身影如蝴蝶般翩然来到景哲面前,挽住了他的手臂:“景哥哥,你什么时候回京的?怎么都不提前告诉我一声嘛!”

    景哲想要抽回手臂,却被苏青瑶抱得紧紧的,他又怕伤到苏青瑶,不好用大力气。

    苏青瑶拉着景哲满脸欣喜进了正房:“娘,景哥哥来啦!”

    苏青瑶抱着景哲的胳膊不放,让萧氏皱了眉头。一个姑娘家对外男如此亲热,像什么话!

    萧氏咳了一声,瞪了苏青瑶一眼颔首示意她放手。苏青瑶被母亲这么一瞪,心里虽然不情愿,却还是松开了手,默默坐回到萧氏身边。

    苏青罗亲手为景哲送上一杯热茶:“景哥哥好久不见,越发高大英俊了。”

    景哲与苏青罗礼尚往来:“妹妹才是多年不见,更加漂亮了。”

    “景哥哥那我呢我呢?”苏青瑶不甘落后。

    “瑶儿女大十八变,当然越来越漂亮了。”

    苏青瑶完全不把景哲的话当做恭维,而是十分开心的羞红了脸,难得安静了。

    “姑母也是,这么多年不见还是那么年轻,若是旁人瞧见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您是我妹妹呢!”景哲的甜言蜜语随口就说,丝毫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一屋子笑作一团,萧氏被景哲嘴甜逗得开心:“你这孩子,还是这么油嘴滑舌的。府上可还好?”

    “一切安好,这些年我住在军营中很少回京,一回来就立刻来府上探望您了。我还从边关带了不少好玩的玩意儿,已经让下人交给门房了,也让姑母妹妹们新鲜新鲜。”

    “难得你有心了,这么多年还能惦记着我。”萧氏笑笑,不由细细打量景哲。景哲生了一副好面孔,就他这张脸,不知道哄骗了多少女儿家的心。萧氏心中有些遗憾,景哲年纪轻轻就做了将军,若是脾性稳重些,也是一门好婚事,只可惜……

    景哲装作无意随口说道:“方才在在来的路上,遇见府上一位小姐,倒是眼生得紧。”

    “景哲哥哥可是说那个穿藕色长衫和淡黄纱裙的?”苏青钰歪头问道。

    “正是。妹妹可知道?”

    苏青瑶撇撇嘴:“当然知道了,一个庶出的下贱丫头有什么好问的!”

    “瑶儿!”苏青罗见她越说越没边,连忙阻止。

    “怕什么嘛,景哥哥又不是外人!”苏青瑶嘟起了嘴巴。

    萧氏抿了口茶,倒是也不瞒着:“那是侯府的三丫头,名叫青婵。她胆子小,又总是躲在自己院子里不爱出来凑热闹,你瞧着眼生也是自然的。”

    原来是个庶出的小姐,景哲了然,只是,苏青婵哪里像她们说的那般胆小了?他碰见的和她们口中说的完全像是两个人,看来,苏青婵身上藏着的秘密倒是不少。

    “这次回京住多久?”萧氏也不多提苏青婵,话题一转问道景哲身上。

    “多则两年,少则一年。”

    “回来怎么也不提前捎个信,姑母这里都没什么准备。”萧氏有些埋怨道。

    景哲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主意来:“事出突然,我也没料到,走到天津的时候交人快马加鞭给刘老头送了信,也不知道刘老头准备的怎么样了。”

    刘老头是景家负责看守京中府邸的佣人,景家早再许多年前就举家搬往边关了,京城的宅子就直流了刘老头夫妇照看。每次回京的时候都会提前捎信,让刘老头提前将府邸收拾好妥当。

    “这么短的时间,那肯定是没收拾妥当,你现在要住哪里?”萧氏果然如景哲所想的那般问了。

    按照景哲原本的计划,他有其他的住处,只是现在景哲改变主意了。景哲挠了挠脑袋,面露无奈:“派人定了客栈……”

    景哲话还未说完,苏青瑶突然出声提议:“那怎么行!客栈那种地方住着多难受,不如景哥哥就住在侯府吧!”、

    “这……”景哲面露犹豫,心中却笑开了花。

    “就这么定了吧。”萧氏本来也是这个意思,“等什么时候府上收拾妥善了,你再回去住也不迟。那客栈住一两日还成,时间长了怎么受得了。”

    “那……景哲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一双桃花眼包涵笑意,飞快的闪过一丝狡黠。

    景哲现在十分期待,当那只爱炸毛的小野猫在得知自己住在顺平侯府后,又会是怎样的表情?一定有趣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