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优博在线注册 妃嫔宫斗 重生之侯门贵女

第八章:故人相见。

3157 2015-08-29 11:31:00

    “四妹妹好大的火气,有火气就多喝些苦丁茶,在我面前撒火,我可不像田姨娘那样依着你。”上扬的凤目黑白分明,透露出一丝不容侵犯的高傲。

    带着些许冷意的声音传到苏青钰耳中,点燃了苏青钰的怒火:“你这话什么意思!”

    苏青婵淡漠看她:“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四妹妹难道已经愚笨到连人话都听不明白了吗?”

    苏青钰被苏青婵用话这么一堵,怒火更胜。旁人也就算了,苏青婵一个和她一样的庶女,有什么资格露出这样高高在上的表情看她?!

    “苏青婵!不要以为这几天夫人对你好点,你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身份了!”苏青钰咬牙切齿。

    “我什么身份我自然知道,就怕四妹妹你快要忘了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吧,要不要我来提醒你呢?”尾音轻扬,似是在笑,却丝毫感受不到音调中的暖意。

    苏青钰硬生生被苏青婵说话的腔调弄得心中一凛,竟生出一些惧意。

    苏青婵不想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抬脚就要绕过。苏青钰察觉到她的举动,心中虽然惧怕但还是不甘心占了上风,张开手臂横跨一步拦住了她。

    “你以为夫人多叫你去宁静斋几次,就是属意你了吗?我不会让你得逞的!”聿王妃只能是她来做,没有人能够从她手里抢走!

    苏青婵听着她的胡言乱语开始不耐烦了,冰冷的目光如万年不融的冰雪:“我要去夫人那儿,你要想拦尽管拦着,就是不知道等夫人问起来,四妹妹能不能担当得起了。”

    苏青钰被苏青婵目光看得惧意更加,见苏青婵拿出萧氏来压她,心中竟然松了口气。

    只见苏青钰悻悻放手,又故作狠厉的剜了苏青婵一眼,搬出萧氏做台阶下:“这是看在夫人的面上!”

    说罢,带着流月一溜烟溜走了。

    这条路是去宁静斋的必经之路,珠云开始有些担心:“小姐,四小姐这是在夫人那受委屈了,等下咱们不会也……”

    “想给咱们气受,也得看她们没没有那个本事。”

    珠云看到苏青婵这幅自信满满的模样,忐忑的心也跟着平静了下来。自从小姐没能去成端王府后,小姐变得越来越强势了,每每心中忐忑的时候,看到小姐,也就安心了。

    “唷,三小姐可算是来了。夫人,三小姐来啦!”知琴远远瞧见苏青婵的身影,声音清亮的高声说道。

    屋内萧氏等人显然是听到了知琴的声音,苏青婵进屋的时候,三人的目光齐齐放在了苏青婵身上。

    “母亲,女儿来晚了。”苏青婵没有露出丝毫怯弱,大大方方朝萧氏行过礼后,又冲苏青罗苏青瑶点头微笑,“二姐姐好,五妹妹好。”

    “听知琴说,你最近一直在活动身子,怎么,身体可有什么不适?”萧氏点头示意苏青婵坐下,“要不要叫大夫来看看。”

    “多谢母亲关心,我身子向来孱弱母亲是知道的,就想着多动动,兴许体格能好一些,并无其他不适。”

    苏青婵回答的落落大方,让萧氏心生满意。

    苏青罗这是头一次仔细看这个庶妹,见苏青婵虽然装扮素雅,却丝毫不能掩盖自身的天生丽质,她淡定从容的坐在那里,窗外的阳光照进来,洒在苏青婵的身上,像是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反而承托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除尘感。

    苏青罗自认相貌上乘,在京城名媛中是数一数二的,那些高门中的小姐也见过不少,从来没有谁能入得了她的眼,可现在,却不由对苏青婵发出一声惊叹。很快,这种惊叹就演化成一种难以明说的别扭感。

    “妹妹以前不经常来,这几天每每来宁静斋都没碰上,这还是第一次碰见,不想妹妹已经出落得漂亮了。”夸赞的话由苏青罗口中说出,带着些不易察觉的酸味。

    “姐姐说笑了,青婵又哪里比得上姐姐。”苏青婵目光闪烁着明光,直视着苏青罗抿嘴一笑。

    明明是天真无邪的目光,却让苏青罗毛骨悚然,苏青罗定睛再看,苏青婵早已移开了视线。

    萧氏对这一切毫无察觉:“今日叫你来,是想看你院子里的人够不够用,过些日子,你二姐姐及笄,府里正是缺少人手的时候,需要买一批人来,也正好将你院子里空缺的补齐了。”

    因在侯府毫无存在感,苏青婵院子里只有三个下人可以使唤,出了珠云珠翠,就是被打一百大板后,扔到郊外庄子上任其自生自灭的段妈妈。虽然安平院没多少事,珠云珠翠辛苦点也可以将事情安排妥当,但苏青婵还是很心疼她们。见萧氏主动提出来,也不拒绝。

    “就多谢母亲。”苏青婵面露感激,让萧氏心中舒爽。

    与苏青钰不同,苏青钰对萧氏的种种亲热都是带有很强的目的性的。萧氏是个聪明的女人,不会看不出苏青钰的小心思。同样的举动由这个在萧氏眼里有些老实过头的庶女来做,却是显得无比真诚。

    萧氏心中一动,苏青婵或许是个好人选。

    “只是,女儿想求母亲一个恩典……”

    苏青婵话说一半,便听到苏青钰阴阳怪气道:“你还有什么不满的,居然还想提要求!”

    萧氏动了心思,属意苏青婵作为与聿王府联姻的人选,于是对苏青婵的态度就多了些真情实意:“你尽管说,如果可以我不会拦着。”

    “母亲知道女儿向来胆小,经过段妈妈那一遭,对下人难免有些担心,所以女儿想到时候,由女儿亲自挑选。”

    “我当是什么事,应该的。”

    苏青婵没想到萧氏居然轻易的就同意了,心中也有些讶然。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在脸上,而是做出一副感激的模样。

    “多谢母亲。”

    “娘,你干嘛那么由着她!”苏青钰却是极为不满,再她眼中,庶女与那些丫鬟无异,给苏青婵安排几个伺候的下人已经够可以了,苏青婵再提要求就是得寸进尺!

    “不就是因为要再她和苏青钰里选一个跟……”

    “瑶儿,莫要胡说八道!”萧氏忽悠一下沉下连,高声打断了苏青瑶的话。

    苏青瑶险些失言说了不该说的话,自知理亏,心中虽然还是不满,却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背过身去自己生闷气。

    苏青婵目光闪烁,果然,萧氏这些日子又是送东西又是叫道身边陪伴是有目的的。只是可惜,差一点就能从苏青瑶口中得知,却被萧氏拦住了。

    萧氏心中有些懊恼,家中的大事小事,她都不会瞒着两个女儿,只是小女儿如此莽撞,让萧氏心中有些迟疑了,侯府一些重要的事情,以后还是不要再告诉苏青瑶为好。

    眼见苏青婵生疑,萧氏不想再节外生枝,随便寻了个理由,将苏青婵打发了:“我有些乏了,我就不留你了,回去吧。”

    苏青婵没有迟疑,起身朝萧氏福了福身:“女儿告退。”

    萧氏满意的看着苏青婵不闻不问,听话退去,心中对自己的打算又坚定了一分。

    珠云小声在苏青婵身旁说道:“小姐,刚才夫人和五小姐……”

    “嘘——”苏青婵竖起一根手指,脸色微冷,“有什么话回去再说。”

    苏青婵思绪百转,不知不觉走到来的时候,被苏青钰拦住的那条路上。苏青婵突然想到苏青钰那时候说的一句话:“你以为夫人多叫你去宁静斋几次,就是属意你了吗?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看来除了萧氏母女,就连苏青钰也是知情的。而且按照苏青钰的表现来看,似乎这件事是苏青钰极为渴望的。但是苏青婵不是苏青钰,所以这件事对她来说是福是货,就难说了。

    苏青婵心中一直思索着,一时不察没发现前面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苏青婵没有在意,只是往左边跨了一步,然而对面的身影跟同样垮了一步。苏青婵向另一边,那个身影也跟着道了另一边。

    三番五次,总是挡在苏青婵的面前。

    苏青婵心中有事本来就有些烦躁,这下更是点燃了怒气,她抬头,锐利的双眸看向眼前不长眼的挡路人:“让开!”

    “哎呀呀,姑娘好大的脾气。像你这么漂亮的姑娘,脾气都这般大吗?”油腔滑调的调笑入耳,眼前的人面若冠玉,飞扬入鬓的剑眉下,是一双目若秋波的桃花眼,他眉目含笑,苏青婵像是撞进了一口微波粼粼的古井,令人为之沉醉。挺直的鼻梁下,是一张微微上翘的薄唇,带着一抹轻浮的笑意,让他整个人看上去都有些不怀好意。

    看清来人,苏青婵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见一个完全没想到的故人——镇远将军景哲。

    景哲瞧苏青婵不吭不响的站在那呆望着自己,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他微微弯下腰,让自己与苏青婵保持平视:“姑娘这么看着在下不说话,不是看上在下了吧,要不要在下这就去向府里提亲?”

    “淫、淫贼!!!”一旁的珠云被景哲的浮言浪语气的脸红,一把将自家小姐糊在身后,看着景哲的目光十分警惕。

    景哲嘿嘿一笑:“小丫头说什么呢,兴许过不了多久我就是你家姑爷了,对未来姑爷怎么说话的!”

    “你、你你你……”珠云哪里见过景哲这样轻浮的纨绔,气的脸颊通红,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