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优博在线注册 妃嫔宫斗 重生之侯门贵女

第七章:献媚讨好。

3133 2015-08-28 10:30:00

    “九十七……九十八……九十九……一百!”

    一百个俯卧撑结束,苏青婵就地坐在地上大口喘息,汗珠像水一样顺着脸颊流下,低落在地上,流下一片神色的阴影。

    珠翠拿着布巾本想上前为苏青婵擦汗,没等她走到苏青婵面前,苏青婵就一个翻身站起,从她手**布巾拿走,胡乱在脸上擦了一把。

    面对苏青婵如此豪放的举动,珠翠嘴角抽了一抽:“小姐,您最近真是越来越不讲究了。”

    苏青婵回头笑笑:“是吗?不好吗?”

    珠翠摇头,脸上有些为难:“也不是,只是……”

    见苏青婵没有责备的意思,干脆把心中的疑虑托盘而出。

    “小姐这么折腾图什么呀,您是侯府尊贵的小姐,又不是那街头卖艺的,再这么折腾下去,手都要变得粗糙了,您以前可是最宝贝自己的手了。”

    自家小姐以前可是最讲究的,尤其是对自己的一双纤纤玉手,照顾的更是仔细,就是二小姐苏青罗都羡慕得紧。这才几天啊,今天早上她帮小姐梳洗的时候,发现小姐手上都长茧子了!

    听着珠翠的话,苏青婵也打量起自己这双手来。不得不说,苏青婵的手长得十分漂亮,柔若无骨,十指尖尖,就是她自己看了都有些心动。可有什么用呢?这么一双手,并没能让苏青婵保护好自己。

    上一世她也是和现在一样,为了这幅孱弱的身子能够更加结实,为了能够更多的帮到那个人,让这双手长了薄茧。她还记得那个人极为喜欢她的这双手,每次看到她手上的薄茧总是愧疚的说委屈了自己,说等他以后登上皇位,必定要让她什么事都不用亲手做,好好将手保养的如当初那般。

    后来那个人真的如愿登上了皇位,等待自己的却是指甲硬生生被剥离,手指被夹棍夹得变形,就连手筋都被无情挑断……

    眼眶开始变得酸涩,苏青婵连忙闭上双眼缓了缓神,再次睁眼,眸中又是一片清明。

    “空有一双好看的手有什么用,能保护得了自己猜是最重要的。”接着苏青婵一番自恋笑道,“况且我手的底子好,就算糙也糙不到哪里去的,哎呀,天生丽质就是没办法,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

    珠翠将苏青婵脸上的神色变化看得清清楚楚,尤其是那一闪而过的悲伤,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却依旧让珠翠感受到其中巨大的压抑和酸楚。珠翠以为苏青婵是在强颜欢笑,一时也跟着难受起来。

    “小姐不要老想以前的伤心事了,自从那天后,田姨娘和四小姐再也没有找过咱们麻烦,夫人也给咱们送了不少东西。”珠翠说起最近的改变,声音变得十分欢快,想让苏青婵也跟着开心点,“现在没人会欺负咱们了!小姐也不要总是想着过去,过日子总是要朝前看的啊。”

    苏青婵被珠翠简单的生活哲理逗得笑出声来,心情也轻松不少:“想不到你脑子里还有这么多大道理,唔……说得有理,咱们以后好好的就是。”

    日子总是要往前看的,一世遭受的磨难和教训她不会忘记,只是有些人……她这辈子,不愿再见到!

    “小姐,夫人院子里的知琴姐姐来了。”门外忽然响起珠云的声音,没一会儿,珠云挑帘领着一个一袭粉衣的窈窕女子来到苏青婵面前。

    “知琴姐姐怎的啦了,可是母亲那里有什么事?”苏青婵上前将知琴迎过,嫣然笑道。

    知琴捂嘴微笑:“三小姐猜得真准,夫人派我叫三小姐过去坐坐呢,怕是又想三小姐了呢。”

    珠翠在一旁插嘴:“方才小姐还为之前的委屈难过我还劝呢,小姐,现在总能放心了吧?夫人很看重您呢!”

    “珠翠,不许瞎说!”苏青婵急忙拦住珠翠的话头,脸色一片通红。

    知琴看着这主仆二人的话,不免也猜到几分,拉过苏青婵的手亲昵道:“可不是,夫人知晓以前因为府里的事情忙碌忽略了三小姐,这几天心里正自责着呢,这不,总是想叫三小姐到跟前去坐坐,好弥补这些年的母女之情。三小姐,您现在可真是拨开乌云见月明了呢。”

    话语间皆是萧氏的一片苦心操劳,仿佛之前那个对苏青婵不闻不问的萧氏是另一个人一般。

    苏青婵心如明镜,她低头含笑没有接话,看样子有些羞怯。

    知琴见状也不再调笑,眼尖的察觉到苏青婵现在穿的随意,一身湿汗刚刚退去:“三小姐怕是要好好收拾一下,那我遍先回去,不叨扰三小姐收拾了。”

    “还要烦劳知琴帮我回话,现在这幅样子实在不好去母亲面前失礼。”

    “何提劳烦,应该的。”

    苏青婵等人送知琴出门,珠翠笑着对苏青婵说道:“小姐您看,有夫人在呢,小姐什么都不用怕啦!”

    苏青婵眉头一挑,这已经是萧氏第四次了叫她过去坐坐了,不仅如此,萧氏最近极为频繁的往安平院送了不少东西,这对于萧氏来说太反常了。事出反常必为妖,萧氏一定有什么潜在的目的。

    苏青婵努力回想上一世此时的情况,可是记忆实在太模糊了。苏青婵上一世穿越到这个时空后并没有现在这么适应。她当时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接受不了自己的现状,日子过得浑浑噩噩的。所以才导致她在见到陆少卿,并得知陆少卿的雄心大志后,才那么容易的被他所吸引。

    “帮我沐浴吧。”苏青婵淡淡道,既然想不起来,苏青婵也干脆不再去想,她会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看萧氏到底想要搞什么鬼。

    知琴穿过重重花园回廊,回到宁静斋,行至上房门口,隔着帘子便听到里面传出四小姐欢快的笑声。

    “四小姐又来了?”知琴询问站在门口伺候的知棋。

    知琴冲她扮了个鬼脸:“来了好一会儿了。”

    这些天,除了晨昏定省外,四小姐每天都要再来一趟宁静斋,美名其曰陪在夫人面前尽孝道,谁不知道她打着什么心思,不过是因为前几天的事,为田姨娘求情罢了。

    屋内又传出萧氏的声音:“可是知琴回来了,还不快进来。”

    “诶!”知琴与知棋互看了眼,应声进屋。

    屋内,萧氏靠坐在一张紫檀雕花罗汉床上,苏青钰则坐在萧氏的右手下的矮凳上有说有笑。相较于苏青钰的神色欢喜,萧氏脸色则是淡淡的。

    “夫人,奴婢去过安平院了。”知琴眼瞧着苏青钰在听到“安平院”三个字后眼皮一跳,继续说道,“奴婢去的时候三小姐刚活动完身子,三小姐怕在夫人面前失礼,待沐浴更衣后再来。”

    “三姐姐也真是的,明知道母亲最近叫她叫得勤快,还不早早做好准备,偏要母亲等她。”苏青钰在一旁突然说道。

    萧氏脸上神色未变,淡淡说道:“不是所有人当像你似得这么闲。”

    苏青钰笑容僵硬在脸上,握紧了手帕。

    没一会儿,外面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苏青瑶手里拿着风筝掀帘火急火燎的闯了进来:“渴死了渴死了,知画快给我倒杯茶来!”

    她身后是苏青罗,步伐稳缓一副大家闺秀的标准做派:“你慢着些,别摔倒了。”

    萧氏在看到两个女儿,脸上终于露出了淡漠意外的其他神色。她看着大口喝茶的苏青钰,口稳重充满宠溺:“又跑哪里野去了,你呀,就是不能安稳在屋里呆着!”

    苏青罗进门发现苏青钰的存在,惊讶挑眉:“四妹妹还在呢?方才我们去花园玩的时候你就来了,都这会儿了,不用回去照顾田姨娘吗?”

    田姨娘这前天刚被从柴房里放出来,萧氏也默许了苏青钰对田姨娘多加照顾。这几天到时没瞧见苏青钰照顾田姨娘,天天往宁静斋跑了。

    面对苏青罗话里有话的揶揄,苏青钰面色有些尴尬:“田姨娘知晓自己这次犯了大错,把自己关在房里不许任何人照顾反省思过……”

    苏青钰扔了茶杯挤坐到萧氏身边:“田姨娘都知道没脸见人了,你还老往这边跑,烦不烦!”

    “怎么跟你四姐姐说话呢。”萧氏话虽这么说,却丝毫没有责备她的意思。

    苏青瑶撇撇嘴,往萧氏身上蹭了蹭。

    苏青钰脸上一片通红,再也坐不住了:“这半天了,女儿告退了,明日再来向母亲问安。”

    萧氏淡淡“嗯”了一声,眼皮抬都没抬一下。

    苏青钰刚出门没走两步,就听到身后屋内苏青钰从鼻腔发出一声鄙夷的哼声:“真是个甩不开的牛皮糖,满心肠的算计!”

    苏青钰帕子攥得更紧了,离宁静斋越来越远,她脸色也跟着越来越难看。

    苏青钰满心怒火,都是顺平侯府的小姐,身上都流淌着爹爹的血,凭什么我就得再这些人面前卑躬屈膝的?她们不就是命好生在了萧氏肚子里,除此之外,我又哪点比她们差!

    一转弯没留意,迎面撞上一个人来。

    “小姐当心!”

    “谁那么没长眼,没看见本小姐路过吗!”苏青钰心中正有火气没处发,抬头便看到一个身穿藕色竖领长衫,下着淡黄纱裙的女子,女子发间只戴了一支珠钗,脸上脂粉未施,白净的脸庞透露出健康的红润,不是苏青婵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