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优博在线注册 妃嫔宫斗 重生之侯门贵女

第六章:侯府联姻。

3174 2015-08-27 10:28:00

    顺平侯府,三思居内。

    荷花纹路的金丝珐琅香炉青烟缭绕,散发出令人放松的苏合香的味道。萧氏的指腹轻柔得按压在苏正林的太阳穴上,认真又仔细。

    苏正林眉头的纹路渐渐舒展,长长的舒了口气,抬手抓住发妻的手,苏正林轻轻拍了拍:“多亏了夫人啊,头疼的老,毛病缓解了不少。”

    萧氏轻笑,柔声问:“今日朝上又出事了?”

    “哪日不出事那才叫奇怪!”苏正林冷哼一声。

    当今圣上沉迷修仙问道疏于朝政,现在朝廷事务多有端王把持,而另一部分则是聿王负责。两派整日争锋相对,吵得不得安宁。

    “端王是皇上的一母同胞的亲兄弟深受隆恩,谁不知道以后皇上属意世子过继到名下?他陆少卿争个什么?况且,就他一个区区聿王,拿什么来争!简直痴人说梦!”

    眼看着苏正林又要上火,萧氏连忙帮他顺顺心口:“你瞧你,三言两语又开始上火了。”

    苏正林长叹口气,似是想起什么来,转头问萧氏:“今日,你们去端王府了?”

    “是,王妃办了赏花会。”萧氏知道苏正林要问什么,“王妃与咱家青罗十分亲近,今日那么多家的姑娘在场,偏偏就只送了青罗一根步摇,那步摇还是王妃母亲留下的嫁妆,我看,王妃对咱家青罗喜欢得紧呢。”

    苏正林点点头,脸上一片欣慰:“今后要多与端王府走动。”

    “我省得。”

    “也要多嘱咐鸿启,他既与世子是同窗,就应该多邀世子来府里坐坐。”说到底,只有陆远堂与苏青罗相互看中了,才算是真的定下了。

    “这些我都记在心里,老爷放心吧。”萧氏会意笑道。

    侯府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与端王府联姻,要女儿苏青罗嫁给陆远堂做世子妃。一旦日后陆远堂继承皇位,那他家女儿就是皇后,顺平侯府在朝中的地位就会更加顺畅,更上一个台阶。

    只是,打这个主意的人并不只有顺平侯府一家,多少人挤破了脑袋想往端王府前凑?可不是所有人能顺利的。苏青罗风华绝貌,又有京城第一才女的称号,更有顺平侯府坐镇在后,旁人拿什么跟顺平侯府比?

    只是,也正是因为如此,苏正林也面临着另一个麻烦。就像顺平侯府想与端王联姻一样,聿王也同样想与顺平侯府联姻。

    想起今日下朝之后陆少卿对自己的暗示,苏正林就忍不住又头疼起来。

    “还有件事夫人要多注意,以后如若见到聿王府的人,离他们远点!”

    “这是为何?”萧氏有些不解,她知道苏正林不爱喜欢聿王,可苏正林是一个极为小心谨慎的人,就算心里不喜欢,也不会明确的表现出来。

    “今日,聿王向我暗示联姻的事了。”

    “什么?!”萧氏惊道,怒意上头。

    萧氏虽为萧家将门之女,却是从小跟着太后长大的。当年边关战事,萧家满门忠烈,唯独留下她一个女儿。太后不忍,变将从小将她待在身边养育,并赐了郡主的称号。所以,她对宫里的事情最了解不过了。

    聿王是什么人?不过是当年太上皇醉酒宠幸了一个宫女生下的,身份卑微,无母族仰仗,更不受太上皇恩宠。新皇即位后,照规矩所有皇子都是要离京赶往封地的。京中只有两位王爷依旧在京中,一位是端王,一位就是聿王。

    端王留在京中是皇上特别的恩赐,可聿王呢?不过是因为太过不起眼,被人遗忘罢了!就这么一个陆少卿,居然觊觎她的宝贝女儿?!

    “与谁联姻?谁要与他联姻!别做梦了!”

    苏正林眼看萧氏怒气上头,忙出声安慰:“夫人莫要生气,他想他的,我们不答应他又能怎样?”

    闻言,萧氏心头一松,深呼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只是……聿王既然有意争夺皇位,恐怕也并非毫无准备。这世间有太多出乎意料的事了,如若他真的命好成功了呢,莫欺少年穷啊。”

    苏正林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气炸的萧氏高声打断:“什么莫欺少年穷!姓苏的我告诉你,我是坚决不会把女儿嫁给陆少卿的,你想都不要想!想要做赌注你找别人去,休想动我女儿!”

    “你看看,我这话还没说完呢!”苏正林无奈的看着自家夫人发怒,“我何时说要拿青罗做赌注了。”

    “难不成你想要青瑶嫁给他?你还有没有良心了!”萧氏怒得竖起眉毛。

    “除了青罗和青瑶,难道我府里就再没有其他女儿了吗!”苏正林也有些生气了,青罗是他最得意的女儿,自然是要嫁给陆远堂的,青瑶是他最宠爱的小女,又怎会随便嫁了?

    萧氏一怔,恍然大悟:“三丫头和四丫头?老爷可确定下人选了?”

    见萧氏理解了自己的意思,苏正林才道:“这个,还是要夫人看才是。”

    苏正林是很典型的士大夫,家中的嫡子嫡女自然是他的心头索爱,而对待庶女们就很一般了。他甚至不清楚两个庶女的脾性究竟如何,这些还是要考萧氏提点。

    “聿王到底是个王爷,总不能随随便便一个人就嫁过去,否则这就不是结亲,而是结仇了。”

    “这是自然。”萧氏点点头,“这件事,老爷就全权交给我罢,定不会出差错的。只是……”

    两人再房内继续商讨,却没注意窗外一抹黑影飞快闪过。

    新月苑内,苏青钰摔了一地的瓶瓶罐罐。

    丫鬟流月掂量着苏青钰的神色,小心翼翼的安慰道:“小姐不要再扔了,让夫人知道了……”

    流云话还未说完,一个缠枝莲青花瓷瓶碎在了脚下,陶瓷的碎片飞溅,划破了流云的手。

    “我在我自己屋子里摔东西还要夫人允许不成?!你不就是想去夫人那里告状吗?你去啊!让夫人也把我抓起来,跟田姨娘一样打二十大板然后关进柴房里去啊!去啊!!!”苏青钰怒吼道。

    “奴婢不是那个意思!”流月立刻跪在了地上,任由地上的碎片扎腿也不敢移动分毫。

    苏青钰心中气急了,她和田姨娘合适吃过这样大的亏?更何况这份亏还是苏青婵给的!苏青婵,那个向来唯唯若若,在她们面前抬不起头来任由欺负的家伙,仅仅是一个下午没瞧见,居然敢如此对付她们!

    心中怒火烧得更盛,苏青钰咬牙将桌上的茶杯扫落在地。

    “苏青婵!你给我等着!!!”

    “小、小姐。”门外传来流萤的声音。

    苏青钰不耐道:“进来!”

    流萤看着一屋子的狼狈,再看跪在地上腿已经划伤的流月,心中七上八下的:“小姐,奴婢去田姨娘那看过了,田姨娘让奴婢给小姐传话,说她只是受了些皮肉伤,那些人下手掌握了分寸的,不耐事的,让小姐不要为她担心。”

    苏青钰得知田姨娘的情况后,心中的火气稍稍下去了些,再看流月跪在地上,皱眉道:“你跪在地上做什么,还不快起来!”

    “谢小姐恩典。”流月连忙拜谢。

    “田姨娘那边还说什么了?”苏青钰习惯性的想要去拿茶杯,却发现茶杯已经被她摔碎了,手上的动作一空。

    流月激灵得拿了另一幅茶具,重新泡上一壶新茶,端送到苏青钰面前。

    “田姨娘只是嘱咐小姐要沉得住气,千万不要在夫人面前露出什么不该有的表现。”只是……奴婢方才回来的时候路过三思居,无意中听到老爷和夫人一些事关小姐的话……”

    “哦?还不快速速说来。”苏青钰挑眉。

    原来,三思居外那一闪而过的黑影正是流萤。流萤一五一十将三思居内,苏正林余萧氏的对话细细说给苏青钰听,苏青钰凝神着,脸上的神色逐渐凝重。

    “你没听错?”父亲要再她和苏青婵里挑选一个跟聿王府联姻!这对于苏青钰来说,是极大的好事!

    “千真万确!”流萤肯定道。

    苏青钰脸上一片惊喜,对于女人来说,婚事可以说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为什么她娘这么多年来对萧氏唯命是从,为什么她要百般讨好萧氏,甚至对苏青罗和苏青钰献媚,说到底不过是为了将来的婚事能够好一些,让她不再像现在一样,只能在侯府中受气罢了!

    而眼下,正有这么一个极好的机会!

    苏青钰知道嫁入聿王府并不是什么绝佳的婚事,可聿王到底是个王爷,她不过是侯府一个小小的庶女,如若真能嫁入聿王府做王妃,于她来说是最好不过的婚事了!

    握紧茶杯,苏青钰安奈下心中的激动:“这件事可有别人知道?三小姐哪里呢?”

    流萤摇头:“奴婢路过三思居的时候,外面没有任何人把守,除了奴婢外应该没有别人知道了。”

    苏青钰点头,舒了口气。苏青婵不知道此事,对她是有利的,她可以做好充足的准备,这样一来,聿王妃的位子必定是她的囊中之物!到那时候……

    想起今日的受的委屈,苏青婵嘴角扬起一抹残酷的笑意,对付苏青婵用不着等她做了聿王妃,很快她就会给苏青婵好看!至于这些年来,她和她娘在顺平侯府所有的委曲求全……

    等她做了聿王妃,顺平侯府任何人都别想再给她半点委屈!

    “这件事不许再往外说,你们也都当不知道,听明白了吗?”苏青钰冷冷笑道。

    “是,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