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优博在线注册 妃嫔宫斗 重生之侯门贵女

第五章:家法处置。

3324 2015-08-26 15:26:00

    田姨娘也立刻跪在萧氏面前哭道:“夫人,其他人也能为妾身作证,妾身今日受了好大的委屈呀!若不是下人们的保护,恐怕我……呜呜呜呜……”

    看到眼前混乱的场面,萧氏不由眉头一跳。按照田氏母女的说法,这些都是苏青婵所为了?可苏青婵又怎会有这么大的本事?

    苏青婵看穿了萧氏心中所想:“母亲也不要怪罪他们,他们虽然是府里的人,却在田姨娘院子里当差,不敢不从命,只好对我手下留情……”

    言下之意,这些下人是被田姨娘逼着以下犯上,心中不愿却不敢抗令,故意装作受伤放水而已。

    “当真如此?”萧氏冷冷扫过一种家仆,沉声问道。

    家仆纷纷惊出一身冷汗,知道苏青婵这是送他们人情免于被萧氏惩治,自然不会承认自己以下犯上,纷纷反水。

    “回夫人的话,就是如此。”

    “我们是被逼的呀……”

    “是啊,夫人明鉴啊!”

    田姨娘没想到下人们会反咬她一口:“你们……你们!!!”

    苏青钰更是气急败坏:“苏青婵你血口喷人!!!”

    面对苏青钰这看似威胁的话语,苏青婵将视线落在苏青钰方才用来抽打自己的枝条上,一副心有余悸的垂下眼帘:“我也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田姨娘就带了这么多人冲进安平院,要把我抓起来责罚,若不是他们手下留情,恐怕……呜呜呜……”

    “够了,给我跪下!”见状,萧氏蹙眉怒喝一声,平日里她可以对田氏母女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前提是没让她看见。可现在事情摆在眼前,那她就不得不管了。

    田氏母女惊得立刻跪下。

    萧氏颔首,示意徐妈妈将半死不活的段妈妈带到面前,夜色已黑,在昏暗灯笼的映照下,段妈妈那张青肿的脸看起来无比骇人。

    “呀,段妈妈怎的变成这幅模样了?”一旁苏青罗惊讶道。

    “夫人明鉴,妾身今日举动不过是为了救段妈妈一命,若非妾身及时赶到阻止,段妈妈非要丢了性命不可啊!”田姨娘急忙说道。

    苏青钰恶狠狠地盯着苏青婵咬牙切齿:“三姐姐好狠的心,段妈妈做错了什么就要这般惩罚!”

    萧氏将目光落在苏青婵身上,充满了探究,这是明确要段妈妈的命啊,向来唯唯若若的苏青婵怎么会突然下这么重的手?

    对此,苏青婵倒是显得十分落落大方。她垂着眼眸,字句清晰:“段妈妈在安平院向来横行霸道,动辄对丫鬟打骂不说,还多次以下犯上。我罚她并不为过,反倒是田姨娘,为何要干涉我院子里的事?”

    田姨娘激动分辨:“段妈妈在侯府这么多年,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真做错了什么也不至于要她性命吧!我还听到三小姐要打段妈妈一百大板,夫人,一百大板就算是一个壮汉都吃不消,更何况是年过半百的段妈妈,三小姐分明是想要段妈妈的命!”

    “犯了什么错,要如何责罚,侯府的规矩上写的清清楚楚,我不过是照规矩办事罢了,听田姨娘的意思,是对府里的规矩有什么意见了?”苏青婵双目清明,盯着田氏一字一句问道。

    “满口胡言,我什么时候对府里的规矩有意见了!”侯府的规矩都是萧氏定下的,若是承认了对府里的规矩有意见,那就是承认了对萧氏有意见。对于苏青婵明摆着给自己挖坑跳的行为,田姨娘简直恨得牙痒痒。

    苏青婵嘴角一弯:“既然没意见,田姨娘为何又要指责我做错了,还要叫人抓我责罚,说起来……”

    苏青婵深深地看了田姨娘一眼,说得意味深长:“府里大大小小的事物皆有母亲掌管,其他人也就只有权力掌管自己院子罢了,田姨娘今日带着那么多人,堂而皇之的要插手我院子里的事,莫非……田姨娘想要想要与母亲平起平坐吗?”

    田姨娘瞬间变了脸色:“你不要血口喷人,夫人,妾身从来没有想过要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您千万不要听三小姐一派胡言啊!!!”

    侯府的妾室并不好当,起初侯府总共有五个妾室,这么多年下来陆续“病逝”,也就只剩下她一个了。这还是全靠她在萧氏面前溜须拍马,又亲手为萧氏办了不少污事才换来的。

    “你有没有想过我不知道,我只看得到你做过的事情。”萧氏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说得淡然,但这正是她开始发怒的预兆。

    “夫人,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啊!我只是按照您的意思……”田姨娘心惊胆战,心急之下有些慌不择言。

    萧氏心中拱起一团火,高声打断了田姨娘的话:“按照我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给了你权利,让你如此横行霸道!你一个妾室,说到底不过是个奴婢,三丫头是府里正经的主子,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教训主子的,好大的胆子!”

    “不、没有、不、奴婢错了,请夫人责罚!!!”田姨娘自知说错,朝着萧氏磕起头来,“是奴婢错了,奴婢罪该万死!”

    苏青婵垂眼遮盖了满目的笑意。

    萧氏不会允许任何人挑战她的权威和地位,田姨娘这些年仗着萧氏的默许,对苏青婵十分苛刻,这样的苛刻同时也无形的让田姨娘触犯了某些只有萧氏才拥有的权利。她就是要提醒萧氏这一点,让萧氏对田姨娘心生警惕。

    “母亲……”苏青钰想要为田姨娘求情,刚一开后,萧氏带着怒意的目光扫来,让她浑身一颤,立刻低下头去不敢再多嘴。

    萧氏脸色难看,硬生生压下心中的怒火,向苏青婵柔声说道:“今日委屈你了。”

    苏青婵抹抹眼角的泪珠,柔声答道:“女儿今日不过是处罚个不守规矩的奴婢,却引来这么大的麻烦,想必田姨娘觉得我不够资格处置段妈妈……”

    “她是你院子里的人,你自然有资格,随便你怎么处置都可以。”

    苏青婵弱弱看向段妈妈,已经开始发烧烧糊涂的段妈妈突然觉得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立刻使出全身的力气做最后的求饶:“三小姐饶了奴婢吧,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求三小姐就饶了奴婢吧!”

    苏青婵眸中涌现出恨意,上一世,她初来乍到不是没有收拾过段妈妈,当时段妈妈也是这么向她求情的,之后的确是老实了很长一段日子,可是后来呢?后来却和苏青罗勾结污蔑她与陆远堂有染,还四处散布她与陆远堂的传言,搞坏了她的名声,间接害死了她腹中的孩子!

    珠云见苏青婵脸色突然变得惨白,额角甚至发出了汗水,心下有些担心:“小姐……”

    苏青婵摇摇头,将上一世的画面从脑海中散去,深呼了一口气:“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今日我若饶了你,那便是徇私,来人,照侯府的规矩,将段妈妈拖出去痛打一百大板。”

    “是!”

    “不、不要、三小姐饶了我吧!田姨娘、田姨娘救我!救我啊!!!”段妈妈被下人拖走,一路喊个不停。

    求饶没有去求萧氏,反倒求到了田姨娘头上。田姨娘脸色铁青,心中暗骂段妈妈,喊谁求饶不可偏偏喊她!

    苏青婵不会放过这个揶揄田姨娘的机会:“段妈妈和田姨娘,可真是主仆情深呐。”

    萧氏原本想就这么算了的,毕竟长久以来,是她授意了田姨娘苛待苏青婵。可现在,她却改变主意了。她是授意了田姨娘不假,但也仅仅是让田姨娘苛待苏青婵而已,并没有允许田姨娘侵犯自己的权威。

    这一点,哪怕她不说,田姨娘也应该清楚自己的界限应该在哪里,可现在看来,田姨娘并不明白。既然不明白,那她恨乐意给田姨娘长长记性,告诉田姨娘,谁才是侯府的女主人!

    “段妈妈的事情解决了,接下来……”萧氏冷冽的目光隐隐发寒,“郑妈妈,将田氏拉下去,责罚二十大板,关进柴房反省思过三日!”

    “是。”

    “夫、夫人!”田姨娘睁大了眼睛,求饶的话到嘴边却硬生生咽了下去,不能求饶,越是求饶,她面临的惩罚就越是严重,“奴婢……领罚。”

    苏青钰急出了一身汗,刚想开口求情就收到田姨娘阻止的目光,心中的怒意无处发泄,只好恶狠狠地盯着苏青婵这个罪魁祸首!

    苏青婵对苏青钰的目光视而不见,恭顺的站在萧氏身边,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这一切处理完后,萧氏这才目光复杂的看向苏青婵,萧氏是个聪明的女人,今日苏青婵的一言一句都与之前有着极大的改变,萧氏几乎本能的对苏青婵产生警惕。

    察觉到萧氏探究的目光,苏青婵迎上萧氏的视线,明朗的双眸清澈见底,看不出任何杂念:“母亲可还有什么交代?”

    瞬间,萧氏的警惕散去了。苏青婵被田姨娘苛待太久了,今日田姨娘故意拖延阻拦,让苏青婵没能去成端王府,长久以来积攒的敢怒不敢言的怒意爆发,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兔子都还有三分脾气,更何况是人呢?

    “今日这一番闹腾,想必你也累了,你身子向来娇弱,快进屋休息吧。”萧氏放柔了口气,摆出一副慈母的模样嘱咐道。

    “多谢母亲叮嘱。”苏青婵朝萧氏福身。

    事情告一段落,苏青婵目送萧氏一行人离开安平院,只留下苏青婵主仆三人。

    “小姐,今天真是太痛快了!”珠翠见人都离开了,忍不住开心大笑起来。

    “小声点,被人听到怎么办!”珠云嘴上呵斥,脸上却与珠翠一样,满是开心的神色。

    苏青婵弯弯嘴角,目光坚定:“痛快就对了,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要挺起身板,让那些人无法再欺负我们丝毫!”

    珠云珠翠激动地看着苏青婵,跟着重重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