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优博在线注册 妃嫔宫斗 重生之侯门贵女

第三章:惩治刁奴

3063 2015-08-20 14:54:17

    “是!”听到苏青婵的话,珠翠立刻应道,二话不说拿着掌嘴用的木板来到段妈妈面前,挽起袖子一阵左右开弓。从苏青婵撇过段妈妈胳膊起,珠翠就一直在心中大叫痛快,她早就看这个狐假虎威、以下犯上的段妈妈不顺眼了,偏偏小姐柔弱不敢教训。

    看来,小姐今天终于下定决心了。珠翠心里这么想着,手上的力气再次加重了。

    段妈妈挨了打,先是怒骂珠翠,见不起作用,便在地上不听闪躲,哼哼叫苦。到最后终于受不住了,肿着快要打烂的脸颊冲苏青婵频频求饶:“哎呦……三小姐饶了我吧……我错了……我错了三小姐……饶了我吧三小姐!”

    苏青婵挥手叫停,再看段妈妈,整个脸肿的都有些发紫了,梳得整齐的发髻早已散开,散发被额头伤口留下的血液黏在脸上,哪里还有平日耀武扬威的样子?

    苏青婵看了一阵解气,又问:“现在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段妈妈早就被打得不成样子,哪里还敢继续嘴硬:“我……我不该动辄对丫鬟们打骂,污了小姐的耳朵。”

    苏青婵一副失望之极的模样叹气道:“珠云,你去换珠翠,继续打!”

    若不是身上有绳子帮着,段妈妈恐怕早就惊的跳起来了:“小姐饶命啊!可不能再打下去了!!!老奴愚钝,实在是想不出了!求小姐指点,老奴日后一定不会再犯了!”

    段妈妈吓得不轻,说着说着,嘴里一阵松动,啪叽一声吐出几颗带血的牙来。

    苏青婵用力一拍小桌,疾言厉色:“既你不知,那我就给你说说清楚。你是我院子里的人,当的是我院子里的差,却总是往田姨娘的新月苑里跑,如此玩忽职守,该不该打?你仗着田姨娘在身后,抢夺他人月例,动辄修理打骂,就连我都不放在眼里,多次以下犯上不知悔改,这又该不该打?”

    一条条罪状让段妈妈软了身子,趴在地上一阵求饶:“是老奴该死,老奴该死,小姐老奴知错了,饶了老奴吧!”

    苏青婵又怎会这么简单的放过她?

    只见苏青婵冷冷一笑:“你既然知道自己该死,那就去领死吧。”

    “小、小姐?”段妈妈心惊胆战的看着苏青婵,苏青婵目光冰到极致,看她就像看一团早就该死的废物。

    “来人,给我拖出去,重打一百大板!”

    院门外突然传来一声略显尖锐的声音:“慢着,我看谁敢动手!”

    正是听到风声赶来的田姨娘。

    珠翠飞快的看向苏青婵,心中忐忑不安:“小姐,是田姨娘来了!”

    “这可怎么办啊!”珠云跺脚,心中更是懊恼,都怪她,只顾一时痛快没有劝着小姐,这下小姐又要吃苦头了。

    苏青婵拍拍两人的手,苏青婵给了她们一个安抚的笑容,道:“无妨。”

    苏青婵倒差点忘了还有个对苏青婵向来苛待的田姨娘,她不去找她,她倒自己送上门来了,正好,一起给个教训!

    田姨娘带着一众家仆闯入安平院,一进房门就看到五花大绑,不成人形的段妈妈,眉头蹙起。

    原本有人报信跟她说段妈妈被苏青婵绑了她还不信,眼下看,何止是被绑这么简单?方才还听苏青婵要杖责段妈妈一百大板,敢动她的人,苏青婵真是欠规矩了!

    段妈妈救命草到来,立刻哭着求救,眼泪鼻涕齐飞:“田姨娘你可算是来了!你一定要为老奴做主啊!”被田姨娘嫌弃的皱了皱眉侧身躲开,扑了个空。

    “咳咳!”田姨娘朝苏青婵趾高气昂的抬起了下巴,重重地咳嗽了一声,正要开口继续,就听见苏青婵惊讶说道。

    “田姨娘这是怎么了,可是得了风寒?既然得了风寒,那就赶快回去歇着吧,珠云,送客!”

    “噗……”珠云珠翠忍不住笑了出声,然后立刻噤声低头,藏住了笑脸。

    田姨娘准备好的一番话全都就被苏青婵这一句噎得说不出来,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她才刚进安平院就被苏青婵下了逐客令。

    “你……你……苏青婵你!”田姨娘气的满脸通红,抬手指着苏青婵哆哆嗦嗦气的说不出话来。

    苏青婵抽出帕子捂住了口鼻眉间打了一个结,看田姨娘像是在看传染病源一样厌恶:“还愣在原地做什么?叫你走你不走,莫不是想传染本小姐一身病不成?”

    不单是田姨娘,屋子里其他人都被苏青婵惊得说不出话来。一屋子的下人面面相觑,三小姐何时敢这么田姨娘说话,吃了雄心豹子胆不成?

    段妈妈心里更是惊悚不安,她本以为田姨娘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没想到苏青婵非但不怕田姨娘,更是出言顶撞,想到苏青婵今日的反常,段妈妈暗叫不妙,难道她今天真的要受那一百大板?这打下去可是会要了她的命的!

    段妈妈心中一急,扯着嗓子大声嚎叫:“田姨娘救我啊——!!!”

    这一声叫得田姨娘更加没好气,一脚踹在段妈妈肩膀上:“死奴才,鬼吼什么!”

    田姨娘简直要气炸了,不论是谁,被一个以前任她欺负的人反过来爬在头上都不会舒服的。

    “小贱蹄子,今天我非要好好收拾你不可!”田姨娘怒气冲冲的朝着苏青婵走去,高高扬起了手掌。

    苏青婵早就在提防她了,没等田姨娘靠近,便伸手抓了一把旁边桌上的花生,手腕用力一掷,花生精准得按照苏青婵的意志点在了田姨娘的两个膝盖上。

    “哎呦——”田姨娘只觉得膝盖一酸,紧接着小腿一麻,整个人直直的朝着苏青婵跪了下去。

    “哎呀,田姨娘这是做什么?”苏青婵装作一副惊讶的样子,看着田姨娘笑的好不开心,“这不年不节的,田姨娘的礼未免也太大了些。”

    “田姨娘!”跟田姨娘一同来的丫鬟立刻上前将她扶起。

    田姨娘突然在苏青婵面前出了这么大的洋相,气的脸都狰狞了,她怒声命令那些带来的家仆道:“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把这个小贱蹄子抓下来!”

    家仆听了田姨娘的命令立刻朝着苏青婵围了过去。

    珠云珠翠立刻拦在苏青婵面前,将她完全护住。

    珠云更是怒视着这些面带不善的家仆骂道:“大胆,你们居然敢对主子动手!顺平侯府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规矩了!”

    家仆并没有因为珠云的话停下,顺平侯府是没这样的规矩,但凡是总有个意外。苏青婵就是那个意外,她已经在侯府受人欺压这么多年,连个最下等的粗使丫鬟都敢给她几分颜色看,现在再说这个,又有什么用?

    其中一个家仆嬉皮笑脸的陪笑道:“珠云姐姐,你这又是何必呢?还是在一边躲好,免得我们误伤了你。”

    苏青婵极为感动的看着珠云珠翠挡在面前的身影,想起上一世两人皆因她而死,苏青婵握紧双拳,这一世,她不会再让珠云珠翠受到任何伤害!

    苏青婵反过来将她们二人护在身后,回眸浅笑细声叮嘱道:“你们在后面一些照顾好自己,不用担心我。”

    说罢,苏青婵回头看向那些围过来的家仆脸色一点一点冷下去,微眯得凤目中充满了冷冽的杀意。家仆何时见过苏青婵这幅神色?纷纷脚下一顿,但想到苏青婵一个柔弱的小姐,总归没什么大本事,摆出这幅模样不过是吓人自保罢了,便不再犹豫,朝苏青婵冲了过去。

    苏青婵不退反迎,手指在第一个冲来的家仆的穴位一点,那家仆立刻瘫软了身子,哀声倒下,不等后面的人提防,手中花生米接连掷出,纷纷打在第二排靠近她的家仆身上。于是,又是一片哀嚎到底。

    最末尾的家仆像是见鬼一样看着眼前的情景,纷纷向后退去,不敢再上前。

    田姨娘更是惊讶,但见这些家仆的怂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退什么退?!给我往前冲!抓住她!老娘养你们是吃白饭的吗?连一个小丫头片子都抓不住!”

    家仆犹豫片刻,再次小心翼翼的靠近。

    苏青婵冷冽的看着她们,颇为挑衅得勾勾手指,嘲弄道:“还有谁敢上前?这次可就不值像前面这些人这么简单了!”

    闻言,家仆纷纷停下了脚步。苏青婵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让所有的人都没办法靠近不说,还倒在地上抽搐叫痛。再看一旁段妈妈的惨样,仿佛就像是个血淋漓的提醒,若是再不识好歹,就是段妈妈这副下场!

    田姨娘见家仆不再靠近,抬脚冲一个家仆猛地一踹,让他踉跄上前几步,田姨娘一个个踹过去,边踹边怒:“一群没用的东西,谁许你们停下来的,我的命令听不见吗!给我上啊!谁抓住她,我赏银千两!”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几个家仆被丰厚的奖赏所打动,吞了吞口水,飞扑上前,速度极快。

    珠云珠翠在身后担心惊叫:“小姐当心啊!”

    身后的珠云珠翠看不到,苏青婵看着眼前飞扑而来的家仆,脸上露出一抹残暴得微笑,此时此刻,犹如死神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