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优博在线注册 妃嫔宫斗 重生之侯门贵女

第二章:再活一世

3027 2015-08-20 14:53:58

    “啊——!!!” 苏青婵从万虫噬骨之痛中惊醒,胸口剧烈起伏喘息,冷汗淋漓。

    亵衣被冷汗湿透,黏腻地贴在身上,苏青婵抬手想要扯开衣襟透气,手指在触碰到衣襟后猛然停滞。

    她的手居然能动了!

    阳光透过茶色的幔帐若隐若现,苏青婵心脏跳得厉害,眼前的双手光滑如玉,没有任何伤疤的痕迹。微颤的手指掀开幔帐,接着是脚尖抵地,起身,稳稳地站在了床边。对房间熟悉的摆设视若无物,苏青婵直径走到梳妆台前,镜中立刻映出一张熟悉的面孔。

    很多年以前,她和她的雇佣军队伍迷失在密林之中,她被二战时期遗留下的地雷湮灭,再睁眼就来到了这里。当时的她也是站在这梳妆台前,看着镜中模糊的脸庞惊讶无比。然后门外进来了两个丫鬟,告诉她,她是顺平侯府的三小姐苏青婵。

    正想着,房门“吱呀”一声响,两个小丫鬟推抱着铜盆推门而入。在看到苏青婵站在梳妆台前后,两人先是一怔,随后快步朝苏青婵走来。

    其中一个身穿桃色襦裙的丫鬟抱着铜盆快一步走到苏青婵面前,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小姐可算是醒了,方才珠云还说呢,眼看太阳就要下山了,小姐要再不醒,她可要来硬的了!”

    “小姐别听珠翠胡说。”唤作珠云的丫鬟在架子上取了衣服伺候苏青婵穿衣梳洗,忍不住埋怨,“不是珠云多嘴,小姐醒了也不叫人来,一件衣裳都不披就在这坐着,这春寒料峭的,若是受了风寒可怎生是好!”

    对的,就是现在这副情景,与当初一模一样,熟悉的一幕再次重演,仿佛交错了时光,令苏青婵不知今昔何年。

    苏青婵知道自己这是重生了,可既是重生,为何没有重生回原本属于她的世界,而是又一次回到了这个一切悲剧的起点?究竟是上天垂怜,还是逃不过的魔咒?

    苏青婵心中五味陈杂得看向珠云和珠翠,上一世珠翠因护她死于陆少卿手下,珠云则在她关进监牢后不久便被苏青罗乱棍打死。

    看着两人熟悉的身影,听着她们关切的絮叨,苏青婵忍不住红了眼眶,哽咽道:“珠云、珠翠,我……”

    珠云珠翠面面相觑,还是沉着稳重的珠云先开了口:“我知道小姐心里不痛快,可再不痛快也不该作践自己的身子呀。”

    “就是就是”珠翠也跟着说道,“不就是端王府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小姐不去就不去了,咱们还不稀罕呢!”

    苏青婵知道,她们是误会了。如果她没记错,今日正是侯府夫人萧氏带着府中小姐,去端王府赴宴参加赏花会的日子。苏青婵原本也是要跟着去的,怎料田姨娘却在出发前突然发难,硬是要苏青婵亲手煮的粥给她喝不可,苏青婵不敢拒绝却因此耽误了出发的时间,萧氏一行人没有等她,早出发了。

    苏青婵是侯府妾室柳姨娘所出,柳姨娘因病去世后,本该由侯府妇人萧氏抚养的她却被丢给了田姨娘抚养。田姨娘虽不愿,却不敢拒绝,满腔怨气全都发泄到了苏青婵身上,对她向来苛刻。

    萧氏似乎有意纵容田姨娘的做法,从不制止,时间长了,这侯府所有的人都知道三小姐身后无人,是个刻意随便捏的软柿子,随便刁难也没关系,反正只要不是做得太过火传出去丢了侯府的脸面,夫人是不会管的。

    苏青婵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变得十分敏感而自卑。每次受了委屈,心里又气又怨,却从来不敢发作。这次她已午睡为由躲在房间里生闷气,没想到居然一下子气过去了,让来自二十一世纪同名同姓就连相貌都一样的苏青婵捡了个大便宜。

    想到以前初来乍到时的心境,苏青婵不禁自嘲一笑,这个便宜捡的,代价可真大。苏青婵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禁苦笑,她做了侯府三小姐太久,差点都要忘记自己究竟是谁了。

    “珠翠说的没错,端王府也没什么好去的。”苏青婵深深吐了口气,让自己脸上露出一个放松的笑容。

    她目光坚定,这一世,她不会再小瞧深宅大院里,妇人之见看不见战血与硝烟的争斗,更不会放过那些害过自己的人!她可是瑕疵必报的全球最大华人帮派继承人,是以优异的成绩在西点军校毕业,创建最强雇佣军队的雇佣兵女王苏青婵!只要有她在,那些人就别想再继续逍遥下去!

    苏青婵脸上的狠厉和坚决让珠云珠翠一怔,总觉得他们家小姐有哪里不太一样了,但又没细想,反正只要小姐看开了,不再生闷气就好。

    珠翠为了哄苏青婵更加开心,偷偷摸摸的朝苏青婵说起了段妈妈的笑话:“小姐你不知道,今天段妈妈在院子里摔了个大跟头!”

    “噗,何止是摔了个跟头,还把她新做的衣裳划了个大口子呢!”珠云也跟着笑道。

    这段妈妈是田姨娘母家的远方宗族,靠着田姨娘这层关系进了侯府谋个差事,就来到了苏青婵的安平院做事。段妈妈向来是个厉害的,身后又有田姨娘撑腰,在安平院里向来横行霸道,就连苏青婵都不放在眼里。珠云珠翠敢怒不敢言,这次看她出了这么大个笑话,自然开心不已。

    听到段妈妈这三个字,苏青婵心中燃起熊熊怒火。如果不是她四处散播她与陆远堂的不堪传言,她的孩子也不会死!还有那毒虫咬破皮肤,钻进血肉,甚至渗透骨髓,一点点将她蚕食的感觉……

    这些,她都要一点一点在这个老妖婆身上找回来!

    苏青婵的声音冰冷而又带着一些兴奋,听上去有些奇怪:“段妈妈人现在在哪?”

    珠翠嘟嘴:“还能去哪里,又跑到田姨娘院子里拍马屁了呗,想着被田姨娘要去,好离了咱这苦海,过她的逍遥日子!”

    珠翠这边话音刚落,门外突然响起段妈妈的叫骂:“是谁在里面前搬弄老娘是非,活的不耐烦了是不是!”

    珠翠被这骂吓得脖子一缩,紧接着段妈妈推门而入,面色难看的瞪了珠翠一眼:“小贱蹄子,敢再小姐面前嘴碎,看我不收拾你!”

    说着,向珠翠冲过来伸手就要去抓珠翠的头发。

    吓得珠翠闭紧了眼睛,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到来,却听见段妈妈杀猪般的嚎叫。

    “哎呦!!!手、手、我的手!!!!”

    珠翠疑惑得睁开眼睛,却瞧见令自己目瞪口呆的一幕。只见苏青婵抓住了段妈妈的胳膊向后一扭,段妈妈的脸早就疼的变了色,额角冷汗淋漓,喊个不停。

    “珠翠,去拿根绳子来,要结实点的,把她给我绑了!”苏青婵冷冷的看着段妈妈,恨不得现在就将她扒皮抽骨。

    珠翠很快反应过来,应道:“是,小姐!”

    珠翠效率很高,很快就找来了绳子,将段妈妈五花大捆取来。段妈妈气的挣扎,偏偏苏青婵手上动作不松,只要她一动就疼得冷汗直流。直到珠翠将段妈妈捆好了,苏青婵这才松了手。

    苏青婵的胳膊有些酸,她知道这幅身子的素质极差,上一世她花了好长时间才将这幅身体炼好,看来她又要再来一次了。这样的认知让苏青婵心中有些烦躁,连带着看段妈妈就更加不耐烦了。

    苏青婵阴测测的看着段妈妈,段妈妈抬头撞上她的目光,只觉得像坠入冰寒之中,心中有些发毛。

    “三、三小姐,你这是……哎呦!!!”

    段妈妈一句话还未说完,苏青婵抬脚便将捆成一个球的段妈妈飞踢了出去。段妈妈一阵天翻地覆后,撞在了院子里那颗海棠树的砖砌花坛上。只觉得脑袋又疼又晕,紧接着脸上一片温热,铁腥的气味瞬间充斥鼻间。

    苏青婵不知道什么时候,让人在院子里摆好了椅子小桌,她端坐其上,手里捧着一杯热茶。茶盖划过茶汤,撇开浮在面上的几根茶叶,轻抿了一口,品味极差,看样子,是放了很多年的陈茶。

    苏青婵不由得微微皱起眉来,不过很快就松开了,以后总会有入眼的好东西,现在还是要先解决眼下。

    段妈妈艰难的睁开眼,眼前却是一片赤色,竟是出了血!

    “三小姐、三小姐这是什么意思?”段妈妈心中充满了惧怕,让她无暇去想苏青婵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变化,她颤抖着声音,道,“我做错了什么,三小姐居然要对我下如此狠的手!”

    苏青婵饶有兴致的用目光把段妈妈从头扫到脚:“你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段妈妈被苏青婵看得浑身发寒,差点就要脱口认罪,然而脑海中突然闪过田姨娘的面孔,段妈妈腰杆瞬间直了直。对了,有田姨娘在,三小姐不敢对她怎么样:“老奴……不知!”

    苏青婵冷冷一笑,根本懒得与段妈妈说废话,直接冲珠翠命令道:“珠翠,给我掌嘴!打到她知道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