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优博在线注册 妃嫔宫斗 重生之侯门贵女

第一章:真心错付

3437 2015-08-20 14:53:28

    空气中弥漫着腐臭的味道,苏青婵微动身躯,铁链声响,带着铁器特有的冷冽。被穿透的琵琶骨火辣辣得痛,干涸的血液结了痂,将铁链与皮肤粘在一起。只要稍稍一动,铁链的拉扯便会让伤口变得更加血肉模糊。苏青婵仿佛能听见伤口一点点被铁链撕裂的声音,在这暗无天日的监牢之中无比清晰。

    懿德十五年,端王谋逆,聿王陆少卿领兵成功镇压,只是懿德帝已被逆贼杀害,一时间天下群龙无首,聿王受众人推举,继承皇位,年号康崇。

    传言,巾帼不让须眉的聿王妃在那场宫变中为救聿王身中奇毒,聿王寻遍天下名医皆不得其解,最终在聿王登基的前夕,死于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聿王悲痛愈加,登基后按照王妃遗嘱,另立侧妃——顺平侯府嫡小姐苏青罗为后。

    有谁能想到,传言种早已死去的聿王妃并没有死,而是被挑断手筋脚筋,铁链穿透琵琶骨囚禁在这里。又有谁能够想到,囚禁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结发夫君陆少卿呢?堂堂雇佣军女王,居然会沦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传出去真要笑掉大牙了。

    苏青婵用尽毕生心血助陆少卿夺位,最后关头设下一局,让镇压逆贼的忠臣端王变成了叛贼,将真正的谋逆者陆少卿送上皇位。她这一招用得极其阴损,现在来看,呵!果然,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远处琳琅声脆,伴着脚步声款款而来。那得是上好得珠翠才能发出的清脆声响。能戴得了这么好的珠翠,又能不受任何限制来这里的人,也就只有当今皇后苏青罗了。

    “妹妹,今日可还好?”如黄莺般婉转的女声带着几分笑意从门口传来,人未到,声已至,铁门被粗暴地打开,久违的阳光照亮了一片狼藉的监牢,同样也照亮了来人娇艳的脸庞。

    苏青罗缓缓走到苏青婵面前,炫耀般得挺起微隆的腹部,那里孕育着一个生来就比旁人尊贵的生命。她嘴角微扬露出一个轻蔑的笑意,不屑得看着自己的手下败将,捂鼻嫌弃道:“哎呀呀,这还是我那冷艳高傲的妹妹吗?苏青婵,你都腐烂发臭了,可别熏到我腹中的孩儿!”

    “滚!”苏青婵看着她微隆的腹部,心中如针扎般一痛,几乎废掉喉咙挤出一个字来,声音虽然黯哑却铿锵有声。

    跟随苏青罗同来的段妈妈首当其冲,上前指着苏青婵的鼻子破口大骂:“大胆!居然敢对皇后无理。活的不耐烦了是不是!”

    苏青婵猛然抬头,阴鸷的目光让段妈妈心头一颤,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

    “皇后?呸!”苏青婵目光慢慢转向苏青罗,面带讥讽和不屑,“在我面前终究只是个妾罢了!”

    苏青罗最恨别人说她是妾,这件事简直成了她人生中洗刷不掉的污点!

    “苏青婵!若不是为了皇后之位,你道本宫怎会甘心以侧妃的名义嫁进聿王府,让你这个卑贱的庶女踩在头上两年?!”

    苏青婵破哑的喉间发出一阵嘲弄的笑声,回荡在空旷的监牢中,显得十分怪异:“是啊,谁能想到堂堂顺平侯府嫡出小姐,京城第一才女苏青罗,居然肯为了权势甘心屈尊为妾?哈!苏青罗,你与那些做皮肉买卖的青楼妓女有何区别?”

    “你!”苏青罗被她激得浑身发抖,高声怒道:“段妈妈,给我狠狠地教训这个贱人!”

    “这……皇后娘娘,咱们还是等皇上来了……”就算苏青婵现在手脚双废,又有铁链禁锢,段妈妈仍旧对苏青婵方才阴鸷的目光心有余悸,不敢上前。

    苏青罗见段妈妈退缩,心中怒火更甚:“她都现在这幅模样了,你还有什么好怕的!没用的奴才,本宫亲自动手!”

    说着,拿起一边刑架上的带铁质尖刺的木板,冲苏青婵脸上狠狠抽去。

    苏青婵丝毫不躲避,硬生生的挨下这一击,更是趁苏青罗靠近她后,任由铁链撕裂伤口,朝着苏青婵隆起的腹部用力撞去。

    这时,突然有一人赶来,苏青婵只觉得胸口一个闷痛,被那人一脚踹开,撞上了身后粗糙而又潮湿的墙壁。大脑从未有过的昏沉,却又清楚的听到来人的怒喝。

    “毒妇,你想要做什么!” 是陆少卿!

    苏青罗没想到苏青婵都这幅模样了,居然还能爆发出这么大的能量,短暂的惊吓过后,立刻反应过来扑到陆少卿怀中哭诉:“皇上!她要害臣妾,害我们的孩子,如果不是皇上您突然赶到,我们的孩子恐怕就……呜呜呜……”

    陆少卿今天穿着一件青色常服,简单得没有任何装饰,可即便如此,也掩盖不住他一副天生的王者气质。他脸上充满了愤怒,锐利深邃的眼眸冰冷见底:“苏青婵,你这毒妇居然想要害朕的孩子!朕恨不得千刀万剐了你!”

     孩子……苏青婵下意识的想要用手覆盖住腹部,已废的双手却动不了丝毫。那里,也曾有过一个小小的生命。

    “没想到你也会在意子嗣,哈哈哈哈哈……陆少卿!她肚子里是你的骨肉,那我肚子里的孩子呢?”苏青婵心中涌出巨大的悲愤,压得她胸口喘不过气来。她永远不会忘记那天,前一秒还与她有说有笑的陆少卿,却在下一秒突然一掌击在她的腹部上,亲手杀掉了他们的孩子!

     陆少卿嘴唇微抿,勾勒出一个讥讽的笑意:“你是说那个小杂种?端王府的孽种朕自然留不得!”

     “小杂种”三个字刺痛了苏青婵的心脏,苏青婵瞳孔骤然缩小,高声怒叫:“那是你的孩子!是你的!!!”

    “哦?是吗?可朕又如何知道他究竟是朕的骨肉,还是陆远堂的?”看到苏青婵的反应,陆少卿似乎觉得很有趣,他说得意味深长,“毕竟你和陆远堂的交情可不浅呐!”

    苏青婵更加怒不可揭:“我跟陆远堂的交情是怎么来的,你比我更清楚!”

    她与陆远堂原本只是点头之交,是陆少卿授意她接近陆远堂,利用陆远堂对她的感情套取情报。她与陆远堂的接触向来至于礼数,陆少卿分明是清楚的。而当初那个口口声声称委屈了她的陆少卿,却与之前判若两人,更是因为苏青罗和段妈妈三言两语的栽赃,轻易将她定了罪!

    “朕自然清楚,否则你也不会被关在这里!”陆少卿冷哼一声,继续说道:“朕本想留你一条性命,你却不识好歹要害朕的孩子,既如此,朕再也留不得你!”

    苏青婵不可置信的看向陆少卿,高声尖叫:“陆少卿!你怎能如此对我!”

    “苏青婵,你与陆远堂之间究竟如何根本不重要,你那么聪明,究竟是想不明白,还是不想明白?!”苏青罗在一旁冷眼旁观,突然出声讥讽道。

    “闭嘴!你个妖言惑众的毒妇!”苏青婵扭头怒视着苏青罗,她心中所有的疑惑不解早在很久以前就跳出了一个答案,但她总是让自己刻意忽略它。

    见苏青婵极其败坏的模样,苏青罗笑了,笑的舒畅开怀:“怎么?害怕面对事实的真相吗?苏青婵,原来你也有怕的时候!”

    “闭嘴!闭嘴!!闭嘴!!!”苏青婵红了眼,近乎发狂般得尖叫,奋力起身向苏青罗扑去,身上的铁链叮当作响,鲜血从伤口缓缓流下,铁腥的气味弥漫整个监牢,她却靠近不了苏青罗分毫。

    苏青罗被她疯狂的举动吓到,不由自主躲在陆少卿身后。段妈妈更是早早躲到了门口,紧张的盯着苏青婵,只要发现她有一丝要挣脱开的痕迹,就往外逃跑。

    “皇上,我怕。”苏青罗抓着陆少卿的衣摆,娇声说道。

    陆少卿皱眉,显然对苏青婵的疯狂感到不耐,他大步走到苏青婵面前,俯下身,掐住了她的脖子。

    陆少卿直视着苏青婵,古井般深邃的眼眸不带任何色彩,声音冰冷至极,犹如万年不化的寒冰:“天下需要一个出身高贵,清清白白的皇后。”

    苏青婵猛然停止了挣扎,静静地看着陆少卿,眼睛眨也不眨。

    苏青罗的声音再次响起,是那么的高傲:“论出身,我是顺平侯府嫡出小姐,而你不过是妾室所出。论声誉,我是声名在外的京城第一才女,而你与陆远堂的不堪传闻比比皆是,苏青婵,你那什么和我比?!”

    苏青婵没有理会她,依旧看着陆少卿,从陆少卿卡住的喉咙里挤出一句话:“当初你向侯府提亲,为谁?”

    陆少卿松手,站直了身子,居高临下的看她:“当初向后附提亲,本是为青罗。与你在荷苑相遇,只是意外。”

    短暂的沉默后,苏青婵发出一声轻笑,紧接着笑声越来越大,像是疯了一般。

    陆少卿就是这么一个人,为了目的可以利用一切,也可以抛弃一切。难怪他会轻易相信苏青婵和段妈妈的污蔑之言,难怪他会狠下心杀掉他们的孩子,她一直认为自己在陆少卿心中是不同的,到头来她与那些被丢弃的棋子并无半点区别。

    陆少卿从来都不曾爱过她,一切的一切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

    “好好好,是我瞎了眼,是我错付了真心!!!”水气让视线变得模糊,烫得眼眶生疼,苏青婵却不允许它掉落。佣兵女王,从来不知眼泪为何物!

    陆少卿转身,不愿再看她这幅痴傻的模样:“来人,将这毒妇推入毒虫窟处死!”

    琵琶骨的锁链终于被打开,可对于苏青婵来说,这已经不重要了。

    段妈妈见苏青婵一动不动认人摆弄,装起胆子来到苏青婵面前,她看着苏青婵,笑得狰狞:“三小姐,让老奴亲手送你一程!”

    说着,一把将苏青婵推下。

    身上立刻爬满了毒虫,衣服里、耳朵里,甚至是眼睛里,满满都是。原来万虫噬骨的感觉便是这样的。

    苏青婵膛目怒视着头上方的苏青罗与陆少卿,用最后的力气发出困兽的悲鸣:“好一个陆少卿,好一个苏青罗!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哪怕是灰飞烟灭,哪怕是永世不得再入轮回,定要亲眼看着你们下地狱!”